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说:他老公是集团公司的CEO,她却被迫到酒吧陪酒

[复制链接]
小说:他老公是集团公司的CEO,她却被迫到酒吧陪酒-1.jpg </img>


穆希瑶的身体,晃了晃,“不是的,你误会了,我没站稳。”云策的目光在她满是血的脚背停了一秒,很快的转开视线。

“我说过的,从今以后你要替彤彤去承受那些事,来弥补你对她曾经算计她,伤害她的过错!”他的语气,很冷,毋庸置疑。

“所以,你要我怎么做?给这些男人侍寝吗?”

云策似乎没有想到穆希瑶会这么说,心脏,猛然颤了一下。

一把甩开她,指着一桌子的酒,“今天,你要么就把这些酒都给喝了,要么当众跳t衣舞,让大家好好欣赏欣赏,曾经轰动整个奉西市的那副人体果画上的原型人物!”

包间里的那些人当即兴奋了起来,嗨叫,激动,甚至吹起了口哨,发出各种不堪的声音。

再一次的,那件事情被提及,周围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穆希瑶,她的脸色煞白煞白!

穆希瑶拿起桌上的酒,毫不犹豫的,灌下去。

一瓶,又一瓶,她终于崩溃了,把酒瓶狠狠砸在地上,拿起玻璃片,对着手腕,这样一划......

穆希瑶的意识越来越涣散,云策的脸在视线里越来越模糊,那张脸,是愤怒的表情......

她感觉一双有力的大手抱住了自己,甚至依稀听到了他胸口传来的有力心跳声,让她觉得如此的眷恋和安全。

那份安全感,与她十岁那年,被十二岁的云策从海水中救起,抱在怀里一样,让她觉得如此难舍和安全。

那份眷恋,是他十八岁的生日时,拉着她的手,约定一生的誓言,许下一场盛世婚礼,承诺给予她一世的保护,让她格外依恋。

即便后来,她所有的风雨,都是他给的,穆希瑶也会想着,这个男人,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她好想就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沉睡下去,耳边却忽然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

“流血过多,急需输血,血库存血不多,需要从其他地方调过来,加上病人已经怀有身孕,极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身孕?谁啊?

不是说她吧,虽然,她很想要一个宝宝,一个和云策的宝宝。

但是,不可能的,她或许已经没有做母亲的资格了。

穆希瑶的世界,彻底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里。

......

穆希瑶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等到醒来的时候,面对的却是惨白的墙壁,刺鼻的消毒水气味更是让她一阵阵眩晕。

这里是,医院,还是没有死成,他还是不会轻易的让我死去吗?

“少爷,她醒了。”

云策听见,转过去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目光深邃的就像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长廊,让人琢磨不透。

穆希瑶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云策的背影,他还在医院吗?没有离开?

想着,云策便一脚将门踢开,冰冷着一张脸进来病房。

“穆希瑶,你还真是好算计,一出出的苦肉计,累不累!”

累不累?心底遍地哀凉,穆希瑶无奈扯唇,她是真的想一死百了,这样的日子,她是真的累了,怕了,不再奢望了......

“等你身体恢复了,立刻打掉孩子!”云策的神色愈发深冷,将这个致命炸弹一样的消息扔给穆希瑶,一下子把她炸的血肉模糊。

“什么......打掉......孩子?”穆希瑶一震,难道自己怀孕了?

不可能啊,当初他把她囚禁在那个别墅里的时候,就已经在身体里注射下了他们云氏集团研究的药。

云氏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制药集团,那药一旦注射,至少五年内都不可能会有的!

穆希瑶看着自己平坦的腹部,眼里满是惊讶,甚至,流露出一丝惊喜。

出于一种爱的本能,她伸手拉住云策的衣袖,喃喃道,“云策......这是我们的孩子......别打掉好吗......”

“只能怪这个孩子投错胎了,母亲是个恶毒无耻的人,所以,这个孩子,留不得!更何况,你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穆希瑶拉着云策衣袖的手一空,眼睛里带着死寂一般的绝望,“云策,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打掉这个孩子,我们从此再也不相干!”

仿佛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断了,生如死灰,大抵如此吧。

穆希瑶紧紧地闭上眼睛,泪水从闭着的眼睛里不停流出来,只觉得去脑中一片空白。

(点击下方加入书架,关注我,进入专栏即可阅读全本小说哦)
专栏那里已经更新完全本,关注我之后点击首页,进入专栏可以抢先看完本小说。有什么建议可以在下方留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