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徒手攀岩》——与死神的探戈

[复制链接]
集装箱创新者 发表于 2019-6-7 21: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如果窝在沙发里面吃着爆米花仍能手心直冒冷汗,那就是这部2018年8月在北美上映的纪录片《徒手攀岩》(Free Solo)带给观众们的感受。前几天头条推送了一则片中主角亚历克斯.汉诺在TED的演讲视频,我的第一反应是:"谢天谢地,这家伙还活着!“


《徒手攀岩》——与死神的探戈-1.jpg






有的人生而孤独。不是因为他不合群,而是他喜欢从不一样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用自己的方式对待人生。”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在某一天死去,而徒手攀岩感觉会让那一天来得更快,并且就在眼前。“在一个对话节目中,亚历克斯略带腼腆地如是回答主持人。这位看上去有点像饰演福尔摩斯的福卷一样的年轻人,一头随意的黑发,好像刚刚对着镜子自己修剪后的造型。大多数人能够理解攀岩这项极限运动,但是对于没有绳索护具和他人协助的徒手攀岩,就没几个能理解了---那几乎等同于疯狂的自杀行为。亚历克斯对待这个问题也没有能完全地回答大家的疑惑,”没有绳索就意味着后果更加严重,我必须更加专注,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说:”这并不意味着我希望无限逼近危险直到糟糕的事情发生,而是我可能太爱这项运动,以至于我有时候在悬崖上冲刺也浑然不知。“ 但这些回答根本满足不了人们的好奇,一个作家特意跑来请他做了个MRI(核磁共振),试图从医学的角度来揭开他的秘密,或者弄明白他是不是疯了。测试结果部分证实了人们的猜想---亚历克斯整体倒是很正常,但是大脑里面负责恐惧情感的那根筋似乎不太灵光,需要更强烈的刺激才会有反应。“或许我整天攀岩,它只是累了。”亚历克斯对医生嘟囔着说。

《徒手攀岩》——与死神的探戈-2.jpg



对于亚历克斯来说,攀岩几乎就是他生命的全部,这或许和他小时候就经常跟着父亲开车到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眺望远方的石壁有关。大自然壮观瑰丽的景色带给人们的震撼是不同的,有的人感受到的是渺小,有的人感受到的是伟大,他感受到的则是挑战和征服。当然,也有人感受到的是体感感受,好冷。他的父亲很可能是个自闭症患者,几乎不太说话,但是在亚历克斯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帮助训练他进行攀岩。这种训练也许是他们父子间交流的主要途径,然而在他19岁的时候,也就是他的父母离异后的第二年,他的父亲就去世了。此后,伴随着他一次又一次地征服全球各地的岩壁,他逐渐被世人所知。

把极限运动做为爱好,绝不仅仅意味着刺激和冒险,而是日常大量重复,枯燥的体能训练以及严谨的体能管理和精细的路线规划。之前国内某直播平台出了状况的“中国高楼极限攀爬第一人”,应该就是在体能管理上出现了致命的失误。客观地说,无保护高楼攀爬本身在城市中去做,会有更多的“秀”的因素在里面,算不上一项运动。同时这对路面上的行人及车辆存在着极大的威胁,有累及无辜的潜在后果,实在无法认同。现在我们把思绪重新回到亚历克斯身上:他的终极目标是徒手征服所有攀岩爱好者心中的圣山——酋长峰。他的内心也几度出现了起伏,恐惧和不祥的感觉一度占据了上风,并曾有过一次中途放弃而失败的经历。原因很简单:酋长峰太吓人了。整块巨大的花岗岩石壁,光溜溜的只有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凸起,到处是仅凭两根手指加上一只鞋尖才能落脚的着力点。我不喜欢用连落只苍蝇都困难那种夸大其词的比喻,但其实苍蝇落在那里确实困难,因为还有山风。

第一次的途中放弃一度让亚历克斯误以为自己不再会去爬这座圣山了,他老老实实地陪着女友去了拉斯维加斯,并打算定居下来。像小鸟一样欢快的女友一会儿比划着想象中的餐桌的大小,一会儿比划着吧台的位置,但他显得心不在焉,甚至有些cranky:"每天只准问一个有关家具的问题。“

对于生命中最大的意义,除了他自己,没有什么人和事情可以夺走它。“对心理的管理是徒手攀岩的要求”,他曾轻描淡写地说过, ”我觉得攀岩精神和勇士文化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两者都要求百分之百的集中精力,因为关乎生死,你必须直面恐惧。“ 2017年的春天,亚历克斯再度出现在了酋长峰的山脚下。这一次,他像一个程序员一样,把设计路线上的每一个点身体该如何移动,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再接下来做什么,把一行一行的代码刻进自己的脑海中。当然还有,更加无休止的枯燥的手指与手臂力量训练。

6月的一个清晨,他毫无预兆地出发了。负责跟拍摄录他的朋友们只能用手台悄悄地互相通知,没有人希望哪怕自己一点点的失误也会导致他在悬崖下面粉身碎骨。这一次,亚历克斯爬得很快。即使到了上次迫使他放弃的位置480米高的”极限平板“(free blast slap),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犹豫。一段段惊心动魄的路段,他就像一只壁虎一样紧贴着石壁向上移动。

《徒手攀岩》——与死神的探戈-3.jpg



所有人的心都悬挂在嗓子眼处,远远的山脚下架着长焦镜头的伙伴们紧闭着眼睛没有勇气往镜头里面看。"马默斯段”、“下攀段”、“心脏壁架”、"空石片平台“、1600米高的”怪兽大裂缝“,这些几代攀岩人命名的不可逾越的路段,被一个一个地甩在了身后。接下来是最为凶险的”两难之选“,要么纵身离壁飞跃用指尖勾住前方的岩缝,要么用“空手道踢”的身体极限延伸动作才能通过这里。他选择了后者,让自己身体看上去就像一个反写的F字母,此刻居然还有心思对着远处石壁的摄像头来了句“哦,耶~”。这个距离地面2050米的“巨砾坡两难之选”,他选对了。再接下来的具有马拉松性质的“耐力之角”,对于亚历克斯来说,更像是庆祝胜利的路段,最终登顶的那一刻,他站在3000米高的峭壁上回望着山谷的景色,聆听着林中鸟叫的声音,这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徒手攀岩》——与死神的探戈-4.jpg



影片的结尾是大家欢欣祝贺的场面以及女友在电话另一头兴奋的哭泣,朋友们难以相信自己亲身目睹了这个奇迹般的时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亚历克斯?”“唔,,可能是去做悬挂训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