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

[复制链接]
集装箱创新者 发表于 2019-10-2 06: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技术壁垒高、带动能力强,易于形成产业集群,可显著提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核心竞争力,因此,高端装备产业成为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必争之地。


作者及来源:和君辽宁新兴产业研究院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jpg



一、世界高端装备制造业产业现状

1

世界高端装备制造产业规模

? 世界高端装备产业规模

全球范围来看,高端装备制造业中有2个细分行业达到万亿量级。其中,航空装备制造业规模在2017年达到30594亿元,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规模达到14336亿元。未来20年,受航空运输与轨道交通运输行业等下游需求影响,市场预测航空装备制造业及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这两个行业仍将持续上涨。

机床、海工、机器人制造业三个行业发展态势各异。2017年全球机床产业(切削+成形)规模为5902亿元,全球机床行业在经历快速增长后近几年增势趋缓。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2017年全球规模在3380亿元,近年来,全球海洋工程装备进入深层次调整状态,市场需求低迷,产业发展面临极大挑战。机器人行业全球规模1095亿元,规模相对较小,全球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受到美、欧、日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普遍关注,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2.jpg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3.jpg

高端装备制造业中航空装备制造业相较于其他细分行业全球规模最大,我国在全球的占比却最低。

从全球航空装备制造业全球分布来看,其产业集中度很高,整机制造主要集中于欧美。民用干线飞机市场长期被波音公司和空客公司垄断,双方竞争激烈,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竞争平衡态势。2016年,全球干线飞机交付量中,波音交付748架,空客交付688家,庞巴迪交付7架,波音和空客占比99.5%。

2017年我国航空装备制造业的产业规模约为2227亿元,仅占全球总规模的7.27%,且我国航空装备制造业中,民用干线飞机、航空发动机等核心部件等仍依赖进口,技术工艺水平与主要竞争对手差距较大。

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呈现集聚态势,中国轨交装备发展整体处于领先地位,具有突出的全球竞争力。

全球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主要集中分布于中国、欧洲、美国、日本等地区。行业内领先的代表企业有中国中车、加拿大的庞巴迪、法国的阿尔斯通、德国的西门子以及日本的日立和川崎重工等。我国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为后起之秀,但如今已领跑全球,2017年我国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市场规模约4870.4亿元,占据全球约34%的市场份额。由于背靠中国这一巨大市场,中国中车营业收入2017年达到2110亿元,显著高于行业内其他主要竞争对手,是全球规模最大、品种最全、技术领先的轨道交通装备供应商。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4.jpg

数据来源:阿尔斯通公司公告,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机床行业,德、日等传统制造大国优势依然明显,中国虽然具有世界规模最大的机床制造能力,但是高端数控产品和核心零部件制造能力严重不足,企业生存环境严峻。

2017年全球机床行业的产业规模为873亿美元,其中,中国机床制造行业的规模为245亿美元,占据全球28.0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2位的日本为133亿美元,排名第3位的德国为129亿美元,排名第4位的意大利为60.3亿美元,居第5位的美国为58.4亿美元,以上5国占全球产量的72%。此外,近年来机床行业的产品不断升级创新,“德国工业4.0”“中国制造2025”等都将高档数控机床作为重点发展领域。

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发展仍处于产业低潮期。

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受到石油价格波动的影响,具有明显的周期属性,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当前仍处于低潮期。从全球格局看,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的海工装备建造能力仍处于领先地位。2017年我国海洋工程专用设备制造行业实现销售收入975.78亿元,较2016年同比增长7.65%,规模约为全球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规模的28.87%。

机器人应用范围和领域不断拓展,销量保持稳定增长态势。

目前全球机器人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2017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售额达到162亿美元,预计未来2~3年内全球工业机器人销量将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态势,2019年全球投入使用的工业机器人数量有望达到260万台,其中新增使用140万台。

当前,全球机器人行业由欧洲与日本企业主导,代表性企业包括瑞典ABB、德国库卡,日本发那科和安川机电,被誉为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2017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需求规模达到42.2亿美元,占全球26.05%的市场份额,但高端机器人机器核心零部件主要依赖进口,国产化率较低。基于机器人制造在未来社会中的重要作用,机器人制造产业已成为大国间的又一竞争领域。

? 世界高端装备产业发展速度

近10年来,除海工装备制造业外,全球高端装备制造业整体发展速度均明显高于全球GDP实际增速平均水平。

十年间,全球GDP平均增速为2.3%,而全球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增速明显高于GDP平均增速,对全球经济的直接拉动作用非常明显,展现出了非常高的活跃度和要素资源聚集能力,对全球技术研发、人才培养和资本流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5.jpg

受到全球尤其是中国高铁市场需求的快速拉动,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增速最快,十年间复合增速达到15.20%,近几年增速虽有所放缓,但预计未来每年仍将有3-5%的增长率,全球轨道交通装备行业的发展仍有较大上行空间。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6.jpg

全球航空装备制造业近10年的复合增速为5.77%,增速仍明显高于全球GDP增速,但呈现逐渐放缓趋势,其增速越来越接近世界经济增速水平。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7.jpg

全球机床制造业近10年的复合增速为4.62%,增速趋近世界经济增速水平,但机床制造业在2008-2014年的震荡较为剧烈,2014年以后波动逐步趋缓。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8.jpg

全球机器人行业近十年复合增速高达14.40%,且近五年增速都在10%以上,而且未来仍将保持高速增长态势,这一现象表明机器人行业作为智能制造和未来产业升级中的重要一环,虽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其已逐渐成为各国重点发展和打造的重要竞争领域。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9.jpg

在全球海工装备制造业产业转移与行业周期“二期叠加”的形势下,海工装备制造业近十年复合增速为负数,行业发展受到严峻挑战,未来发展需要借助行业周期的缓慢复苏。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0.jpg

2

世界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

? 世界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特征

第一,产业链长且复杂,集制造业之大成,集中反映一个国家科技和工业的发展水平。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同时涉及材料、研发、生产(制造)、销售、行业应用与服务等诸多环节,在生产制造过程要求具有高精密度、高安全性、高稳定度,因此决定了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具有长且复杂这一显著特点。

以航空为例,航空制造业产业链有航空零部件的制造、发动机与航电等系统的制造、新材料开发、飞机总装、实验试飞、维修、等多个环节和产业,同时,一架大飞机有600万个零件,单一的厂家根本无法完成全部的生产任务,因此形成了全球范围内、上万家企业共同完成一架飞机的产业链格局。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1.jpg

第二,全球产业链协同,形成“中心-边缘”环状国际分工格局。

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国际分工呈现龙头企业主导产业发展,无形生产控制有形生产,知识技术创新能力强的国家主宰和控制知识技术创新能力弱的国家等特点,从而形成由欧美日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欠发达及落后国家共同构成的“中心-边缘”环状国际分工格局。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2.jpg

欧美等发达国家处于高端装备产业核心层,拥有强大的产业发展基础,先进的技术研发水平和资本运作能力,制定产业标准的话语权,企业品牌、设计与全球销售的控制权,在产业分工中获得较高利润回报。如德国、美国、日本等核心层发达国家,掌控核心技术与关键零部件高附加值环节。

新兴经济体处于高端装备产业中间层,以劳动密集型为主,依靠廉价的劳动力要素参与国际代工或以贸易方式切入全球价值链,从事全球价值链低端的加工、制造、生产和装配环节,缺乏高端装备制造的核心技术,产业利润微薄,长期被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环节。

欠发达及落后国家以出口矿产、初级原材料为主,处于全球产业链的最底层。

? 世界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构成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可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三部分。上游主要是高端装备的原材料,其中包括钢铁、铝材、橡胶、塑料等基础原材料和高强度特种钢、碳纤维复合材料等新材料;中游包括零部件和整机制造;下游主要是高端装备的应用客户。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3.jpg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上游主要分为原材料和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原材料主要有钢铁、铝材、橡胶、塑料等。在航空装备产业,原材料主要有为钢铁、铝合金材料、高温合金等;轨道交通装备领域,所需原材料为钢铁、铜及铜合金、塑料等;高技术船舶领域,所需原材料为碳素钢、合金钢、铸铁、橡胶,智能装备产业所需原材料为钢铁、电子元件、镁铝合金、铸压铝合金等。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4.jpg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所需新材料主要有高强度特种钢、碳纤维复合材料、纳米材料、特种陶瓷等。在航空装备产业,所需新材料为碳纤维复合材料、钛材料、高性能特种陶瓷、高性能聚合物纤维等;轨道交通装备产业,所需新材料为汝铁硼永磁材料、奥氏体-贝氏体双相铁路道岔用钢等;高技术船舶领域,所需新材料有高性能复合材料、纳米材料、新型高分子材料;智能制造产业,所需新材料为高性能齿轮钢、高标准轴承钢、高强度结构钢等。

新材料广泛应用于高端装备,成为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基础。在航空、高铁等高精尖制造领域,新材料的应用成为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新材料的生产和研发主要由欧、美、日企业掌控,我国新材料研发和应用与欧美日差距较大,欧美日世界级企业集团凭借其技术研发、资金和人才等优势不断向新材料领域拓展,在高附加值新材料产品中占据主导地位。

比如,小丝束碳纤维的制造基本被日本的东丽、东邦、三菱和美国的赫氏所垄断,而大丝束碳纤维市场则几乎由美国的Fortafil公司、Zoltek公司、Aldila公司和德国的SGL公司4家所占据;美铝、德铝、法铝等世界先进企业在高强高韧铝合金材料的研制生产领域居世界主导地位;美国的Timet、RMI和Allegen Teledyne等三大钛生产企业的总产量占美国钛加工总量的90%,是世界航空级钛材的主要供应商。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5.jpg

以碳纤维技术为例,碳纤维是一种比强度比钢大、比重比铝轻的材料,具有优异的导电、抗磁化、耐高温和耐化学侵蚀的性能,被认为是综合性能最好的先进材料,在各个领域中的应用推广非常迅速,特别是在航空航天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日本是碳纤维技术最发达的国家,日本东丽、东邦和三菱丽阳3家企业的碳纤维产量约占全球70%~80%的市场份额。

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研究小组在2015年突破了原丝制备技术,使其弹性模量提升了30%,使美国继日本之后,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掌握第三代碳纤维技术的国家。欧洲碳纤维产业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紧随日本和美国发展起来,德国SGL公司是欧洲唯一一家在世界碳纤维市场上占据主要份额的公司。

第一代碳纤维技术以上世纪六十年代东丽公司的T300和赫氏公司的AS4低强低模碳纤维为代表。日本和美国在广泛应用的第二代碳纤维产品上性能相当,以东丽公司的T800和赫氏公司IM7的高强中模碳纤维系列为代表。日美从两条不同的途径突破了碳纤维技术瓶颈,相继研发出第三代高强高模碳纤维。

长期以来中国碳纤维消费严重依赖进口,且价格居高不下,目前我国正逐步突破第二代碳纤维技术封锁,建成中国自主研发的千吨级高强/百吨级中模碳纤维产业化生产体系,实现高强度碳纤维的国内大规模量产。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6.jpg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中游主要包括零部件和整机制造:高端装备产业所需核心零部件主要有发动机、减速器、伺服器、控制器、数控系统等。航空装备产业,所需核心零部件主要有发动机、飞控系统、起落架、航电系统等;轨道交通装备产业,所需核心零部件主要有制动装置、转向架、受电弓、连接器、轴承;高技术船舶产业,核心零部件为船舶主机、推进器、离合器、耦合器、联轴器等;智能装备领域核心零部件有主轴、丝杠、减速器、控制器、交流伺服电机等。

高端装备产业所需零部件数量巨大,如生产组装一架波音747飞机需要近600万个零部件,而波音767和777则需要300多万个,每天有15列轨道车进出工厂运送零件。

零部件数量巨大也导致供应商企业数量庞大,波音飞机的零部件就由70多个国家的545家供应商生产,机体、机身、发动机、通信与导航系统、飞行控制系统等也均由不同供应商提供。

高端装备产业的核心零部件主要由欧美日掌控,例如美国制造企业在电气设备、工程机械、自动控制系统等领域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奠定了其在航空等行业的竞争优势。

德国装备制造生产商在32个细分装备领域的16个领域居于世界第一,掌握着这些领域的主导权。在智能装备中的数控机床,我国数控系统、数控刀架等最核心、附加值最高的几乎全部采用高档进口部件,国内机床企业只做床身、立柱等结构大件和一些辅助配件,机床企业只是将这些零部件进行组装、调试和销售。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7.jpg

以航空装备和轨道交通装备产业为例,航空发动机素有“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之称,具有高技术,高投入、高风险、高壁垒的特性。

在发动机领域,由GE、罗尔斯·罗伊斯、普拉特·惠特尼三大发动机制造商以及三者的合资公司共同垄断市场。其他飞控系统、航电系统、起落架等核心零部件也大部分被欧美企业所掌握。

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是我国高端装备制造领域自主创新程度最高、国际创新竞争力最强、产业带动效应最明显的行业之一。

在轨道交通装备产业,我国企业掌握的核心零部件比例较其他产业更高,国内企业可以参与到各类核心零部件的竞争之中。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8.jpg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整机制造环节是产业链中的核心环节,具有高集中度、高壁垒的特点。

高端装备整机制造行业是高端装备产业链的核心。整机制造上游的的原材料和零部件环节,并为下游提供具有战略价值的整机产品,是驱动产业发展的核心主导力量,居于产业链的核心层。

高端装备整机制造行业集中度非常高,且行业壁垒非常高。究其原因有二:其一,整机制造行业是典型的重资产和高技术行业,行业壁垒很高,需要非常高的前期投入以及持续研发创新,这就需要企业的规模足够大,居于垄断性的行业话语权,小企业无法生存;其二,整机制造所涉及的领域多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及国家安全,例如航空航天装备、卫星、高技术船舶等均涉及军工领域,这些领域均有国家扶持背景,行业进入壁垒非常高。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19.jpg

未来高端装备整机制造行业的集中度还将进一步加剧。未来无法形成规模优势中小型整机企业逐渐被淘汰出局或被并购,产业资源进一步向行业寡头进行集中。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20.jpg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下游应用场景涉及到国民经济的基础领域,具有产品金额较大、客户相对集中的特点。

一方面,高端装备制造主要是由于航空、铁路、海运等物流运输领域,对国民经济和产业发展的优化布局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另一方面,高端装备制造的下游客户相对集中,具有客户企业体量大、订单金额度高等特点。例如在我国,铁路产品的消费者集中在中国铁路总公司,基本覆盖了中国全部的高铁订单;高技术船舶产品主要购买者为海运物流等巨头企业,海工装备主要客户为中石油、中石化以及国际石油巨头企业。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21.jpg

二、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特点

1

高端装备产业具有明显的军事、政治色彩

高端装备产业既具有引领社会发展的经济作用,又具有明显的军事政治色彩。

高端装备产业是影响一个国家军事实力和技术装备水平的决定性因素,也是国际政治与贸易投资中重要的考量变量。

因此,以美国为首的军事大国历来重视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发展,并为该行业提供了大量的研发经费和军方订单,以保持其世界领先地位和政治军事安全。

比如执行空中军事活动任务的歼击机、特种作战飞机、侦察机、预警机等空中军事装备,执行

海上军事活动的军舰、航母等海上军事装备,以及陆上军事技术装备,均需要强大的高端装备技术研发和制造工艺水平支撑。可以说没有领先的高端装备制造业就没有强大的国家安防实力,因此本行业的军事政治色彩浓厚。

2

具有提升市场效率、降低交易成本的特点

航空、轨道交通、船舶以及卫星通信等装备是现代交通与物流发展的基础装备,为激活市场活力(尤其国际贸易)、降低社会交易成本、提升交易效率提供了基础保障,是现代商业社会得以发展的基础。

全球统一市场的形成,跨国贸易与跨国公司的出现,现代物流与电商的出现都有赖于高端装备产业的快速发展。例如集装箱改变世界、高铁再塑中国经济与商业版图,都是基于高端装备产业为其提供的技术和工具支持。

3

驱动全球技术创新,技术正外部效应明显

高端装备行业涉及到信息技术、自动化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等一系列尖端新技术,其在技术研发上取得的创新成果可以在其他相关领域得到应用和渗透,会带动相关行业的快速发展,具有明显正外部性。比如:北斗卫星定位技术实现了在民用导航领域上的广泛应用;通过航天测控技术转化,实现了以传感器技术为核心的物联网技术应用,广泛应用于智能交通、数字油田、资源开采、石化、建材等领域;据国际航联统计,航空工业1美元的投入,将拉动60多个相关联行业80美元的产出。

同时,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过程中也培养了大量的研发技术人才,为其他制造行业的技术创新和发展提供了丰富的人才资源支持。而且,高端装备制造业企业的研发模式具有良好的社会示范效应,为大规模研发与协作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例如鬼怪工厂、臭鼬工厂以及中国的大飞机研发模式为世界大规模协作研发提供了案例借鉴。

4

属资金密集型产业,需要大规模持续投入

高端装备制造业需要大量、持久的研发投入支持,同时产品体量大且结构复杂,制造成本高,因此其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行业。

比如一架民航客机动辄数亿乃至十多亿元人民币,附加值最高的航空发动机部分,为确保可靠性和稳定性,需要集中财力做大量实验。

据统计,从20世纪50年代到本世纪初,美国在航空发动机基础研究方面的投入超过1000亿美元。

与航空工业类似,造船业也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的研发和设备投资,回收成本周期长,需要雄厚的资本实力才能支持高技术船舶和海洋工程的持续发展,世界上仅有欧美、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等几个国家能参与进来。

5

产业发展有赖于国家政策引导与大力支持

高端装备制造业研发投入大、周期长,面临较大的技术和市场风险,难以单纯依靠市场化力量进行发展,因此在发展过程中尤其是发展起步期,各国政府都给予了倾斜式的政策、资金和市场订单支持。

在航空工业方面,美国飞机制造企业在立法、预算、技术、人员方面得到了巨大的支持,并从军方获得巨额订单。美国先后出台了《航空航天法》、《联邦航空运输法》、《联邦技术转让法》、《国家航空研究与发展规划》等一系列法案和规划支持航空制造业的发展。

波音公司在其成立之初的前20年里,在民用航空制造业务上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军方的订单起到了重要的输血作用。在船舶制造业方面,日韩两国政府在本国造船业发展的不同时期都实施了一系列支持政策和措施,正是这些政策支持体系使日韩两国造船业由小变大、由弱到强,实现了产业的跨越式发展。比如,韩国制定了《造船工业长期发展计划》,造船工业获得一系列优惠发展政策,如金融倾斜政策、税收优惠政策、进口保护政策、工业园地政策等。

船舶制造工业凭借巨额政府投资和资金补贴,得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建成大型现代化造船企业,进行技术引进和技术创新,以低价进入国际市场参与竞争。

机器人工业方面,日本政府积极制定机器人发展计划,通过日本开发银行和北海道东北开发公库提供长期低息贷款,促进工业机器人的普及,同时鼓励工业力量合资研制,促进国内机器人发展,推动了相关行业技术的革新与发展。

6

产业吸引力强,可显著提升区域的竞争力

高端装备制造行业可显著提升区域竞争力。由于高端装备制造行业技术壁垒高、带动能力强,易于形成产业集群,可显著提升区域竞争力,进而可以形成区域核心竞争力。因此,高端装备产业成为区域未来发展与转型升级的必争之地。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22.jpg


案例:图卢兹航空城

“欧洲航空航天工业中心”——法国图卢兹航空城的发展便是很好的一个实例。图卢兹原本只是法国西南地区的一个小镇,得益于航空装备制造图卢兹一跃而起,发展成为欧洲的航空航天枢纽、法国最活跃的商业和高科技中心之一,是法国第一大人口增长地区、拥有4000家跨国公司。回顾其发展历程:因为法国政府建立具有世界级竞争力的科技集群的政策,图卢兹成为法国大西南地区航空产业的核心。图卢兹不仅是空客的重要生产基地,而且还吸引了航空产业链上的500余家子系统承包商和二级承包商。大量的王牌集团及中小企业的聚集使图卢兹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最大限度地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成本,从而构筑了法国航空产业的竞争力。图卢兹的航空工业极大地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目前在市区40多万的人口中有大约8万人在航空领域工作,堪称名副其实的经济发动机。同时,航空经济也促进了以创新为核心的其他新兴产业发展。空客、ATR等大型航空企业的落户,带动了相关产业链的发展,进而促进城市产业结构升级,再加上大学和科研机构的吸引力,使得图卢兹地区电子工业等高科技产业呈现出巨大的发展优势。不仅如此,还极大的带动了航空旅游业发展,“空客总装基地参观体验”、“AEROSCOPIA航空博物馆”、“太空城主题公园”等特色旅游地,打响了图卢兹航空城品牌,提高了其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
三、世界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发展趋势

1

各国对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发展愈加重视

世界各国都将发展高端装备产业核心技术提升为国家发展战略的核心层面,先后出台各类相关辅助政策措施,激励本国制造产业的换代升级,以谋求在新一轮产业革命角逐中占据有利地位,确保其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占有一席之地。

发达国家积极推动新兴技术与装备制造业的融合发展,推动工业制造技术的高端化与智能化;通过重构制造业产业链条,让更多的高附加值生产制造环节回归本土,提高本国工业经济与竞争实力。当前,美国、德国、日本等制造业传统强国,已经从自身的优势领域中切入到新一轮的工业革命中,引导生产方法与模式的创新,以确保在未来全球产业体系与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中继续保持领导地位。例如,美国积极推动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建设,以技术创新的先发优势继续保持其全球领先地位;德国也积极制定高科技战略,确定了五大领域的关键技术和十大未来项目。

新兴国家通过国家政策大力推动先进制造业发展,积极抢占未来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巨大市场,逐步进入价值链的核心层,冲击全球制造业传统格局。如巴西公布了“工业强国计划”,印度颁布了“国家制造业政策”等等。

此外,泰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等国家依靠资源、劳动力等比较优势,开始在中低端制造业上发力,以更低廉的成本参与劳动密集型制造产业。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和发展中国家低成本制造竞争使全球高端制造产业结构的重组速度加快。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24.jpg

2

技术创新驱动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高速发展

信息技术助推高端装备产业快速升级变革。

以信息技术和制造业深度融合为重要特征的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兴起,多领域技术交叉融合推动制造业生产方式深刻变革。“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已成为未来技术变革的重要趋势,将极大改变产品研发设计、生产、管理、流通、使用的方式。例如,使用超级计算机进行先进制造技术的研发工作,可以将研发周期缩短一半,比原本的研发成本降低一半,全面重塑高端装备产业的研发模式。

高性能新材料的应用为高端装备制造带来更多应用空间和可能性。

如航空材料更偏向于轻型化,精密化,新型铝合金产品化为新一代航空装备减重、降本做出贡献。如一种名为“Beralcast”的材料是一种铍铝合金,刚度是铝的4倍,而质量只有其五分之一,预计该材料及其快速、高产的制造工艺将为航空装备降低30%-40%的成本。

研发管理模式创新推动高端装备制造技术创新与突破。

世界各国不断整合外部创新资源,探究技术研发模式,推动高端装备技术快速更新。跨国公司掌握着全球85%以上的高端装备技术开发能力,推动着全球研发管理模式的变革与创新。以组织创新和管理模式创新闻名的“臭鼬工厂”和“鬼怪工厂”,使洛克希德公司和波音公司以迅速、有效的成本控制和自由高效的创新机制,最大效率激发研发人员的创新潜能,始终保持企业的核心优势,以促进企业技术持续更新,保持或提升竞争力。

美国立足国家大工业基础,集中优势力量,采取政产学研用联合攻关模式,进行重大国防高端制造装备的研发建造。例如,“增减材混合制造装备建造”项目由“美国造”创新机构资助,美国Optomec公司牵头,联合MachMotion公司、TechSolve公司、洛马公司以及美陆军贝尼特实验室等共同完成。对于小企业,美国政府通过“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鼓励和帮助具备创新能力的小企业将实验室研究成果转化为产品,为开展创新提供了良好条件和机制。

3

中国高端装备产业崛起,重塑产业格局

改革开放40年,我国制造业经历了飞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工业体系最完备、工业产值与规模最大的国家。

高端装备制造领域,我国在智能制造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先进轨道交通装备、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已经取得显著成绩,高端装备制造业产值占装备制造业比重已超过10%,高端装备制造业已经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从未来趋势看,我国将将逐步改变世界高端装备产业格局,重塑世界高端装备产业链和价值链,崛起成为一支最重要的国际力量。

当前,我国装备制造业中的大部分在全球价值链中仍处于中低端位置,尤其是关键材料和核心零部件仍受制于人,但是强大的制造业基础、高强度的研发投入、巨大的内部市场需求和不断的高科技人才供给将促进我国在高端装备在各领域逐渐实现量的积累和质的突破。在新一轮科技革命推动下,我国企业已经逐步进入高铁、航空航天、卫星通讯、智能制造等高附加值产业环节,推动技术创新和产业变革,打破发达国家掌控的全球价值链固化状态。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25.jpg

大国博弈——高端装备的全球竞争-26.jpg




《崛起的超级智能》一书主要阐述互联网经过50年的时间从网状结构发展成为大脑模型,数十亿群体智慧与数百亿机器智能通过互联网大脑架构形成了自然界前所未有的超级智能,这个超级智能的形成与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工业4.0,人工智能,群体智能,云机器人的爆发是什么关系;互联网大脑与超级智能如何影响人类社会的科技,经济,产业以及城市建设的未来发展?人类个体和组织机构如何应对崛起的超级智能带来的挑战?

作者:刘锋

推荐专家:张亚勤、刘慈欣、周鸿祎、王飞跃、约翰、翰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Boraprayepe 发表于 2019-10-2 06: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要创新的产物,对每个零配件的材质配方都要自选自造经实验考证成功后才去安装调试到达要求的利用性能,才会使我国制造到达天下最高水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