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建筑] 高中得了神经官能症或者是抑郁症是一种什么经历?

[复制链接]
Sylviajom 发表于 2020-6-27 18: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我现在就是高中生,因为初三到高中的种种经历得了神经官能症,有抑郁症和焦虑症的症状,最严重的时候就想自杀,自残过,有和我一样经历的同学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0

uhucheso 发表于 2020-6-27 18: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我就是。

我得了动物神经紊乱,这个病听起来没什么大碍,大大都旁人城市轻飘地说啊心理病,不什么大病娇气呀,学会自我调理呀诸如此类的话。

但只要的了病的人材晓得其中的疾苦。况且这个病对我来说也是持久疾苦后的病变。

我从小体弱多病,加上家庭经济条件差,家庭情况又极端粗鲁和压制。我从小就养成了自大和敏感性情。

我的母亲生我的时辰得了烦闷症,我不晓得这对胎儿有没有影响大概遗传。我生下来就神经轻易兴奋。

我小时辰,睡前看了电视,一定会睡不着觉。睡不着,我母亲就会打我,不是恐吓小孩的那种,动手很重。希奇的就是,我小时辰经常睡不着觉。就频频挨打挨骂,持久恶循循坏,我变得很是焦虑,大要三四岁起头就活在焦虑中了。

到了初中一切糟糕的事都凑在了一路。由于从小的家庭教育吧,我很是闭塞,和他品德格不入。又进了一个很是有钱的黉舍,同学都很有钱,校风也差,我由于各类缘由成了欺侮工具。

根基天天都有门生对我的长相和穿着停止非常恶毒的人生进犯。

有多卑劣呢,我举个他人身上的例子吧。隔邻有个小姑娘长得有点丢脸,门生就以Linda姐(她名字叫某琳达)来称号一切欠都雅的女生。我们班同学每节下课像组团一样到她班,去目击她尊荣,当她面来说笑。

也便不可思议我了,我也没有人可以倾吐。

回家和怙恃说,怙恃一脸不耐心,书读欠好屁事还多,好好念书和他人乱搞什么。

我从小被怙恃洗脑深重,甚至堕入了深深的自责,感觉自己不要脸,书读欠好已是奇耻大辱。怙恃那句,“他人怎样没事,就欺侮你了,不找找本身缘由,不自负不自爱。”几近把我逼上绝境,我深受刺激。

我怙恃给了我还无穷的压力,拿我和邻人比成就(我一切邻人都上一个初中根基上),恶语相向拿我来撒气。

黉舍里的教员,我一切同学几近都塞了益处或去补课。我的怙恃不晓得抽什么风,走社会主义线路。我成了教员眼中钉,日子相当难过。

几面夹攻之下,我终究解体了,初二我起头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就算眯了一会儿,也感觉自己是没睡着。

满身的肌肉起头跳动,我一路头以为是心脏出了题目,我从小有早搏,很是惧怕不敢去看病,跳的很是利害连带着人都颤抖,脑子起头模糊不清,说不清那差池头,可是人很是不舒服没法集合留意力,再也没有健康的人神清气爽的感受了。

到了初三,由于身材我成就一落千丈。加上我暑假未去教员家补课,很多工具都不会。(我的黉舍很是坑爹,教员上课都捣浆糊,在家拼命补课,我数学教员双休日补三班课,一共五十来个门生...)

我最好的唯一的朋友偷偷找了好的补课教员却不告诉我,甚至渐渐冷淡我。那时对于处于解体状态的我,无疑是个不小的冲击,落空了依靠。怙恃又是不停地催逼榨取,我几近要疯了。

那时我还很是天真,我初中四年一向很是刻苦进修。我一向以为只要考上了好大学,才可以改变现状,可以阔别怙恃,自在安闲不受气。进修怎样打扮自己,改变自己不受人嘲笑。才可以驱逐新人生,享用生活,不再刻苦。

适得其反,最初我什么都没获得,我感觉人生暗无天日,连最好的朋友都变节了我,抛弃了我。明显我什么好事都没做过,却要蒙受如此的疾苦。那些欺侮我的同学却家境敷裕,成就优异,进修活色生香。为什么如此不公,我不宁愿。(当初就是这么天真)我一切尽力付之一炬,我想到了死。

初三我自杀了三次,都是想跳楼。我父亲的同事烦闷症上吊自杀成功,更鼓舞了我。

我一次是在黉舍天台,鬼使神差被清洁工拦了下来,但她不晓得我要自杀,呵斥我拆台。

还有是在家里,被我母亲发现了异常,今后她几近24h看着我,我第三次也没能成功,被拉下来了。

她说:“书读欠好就不要恐吓人,就你一小我念书苦啊,吃不起苦少给人丢脸。”我那时泪如泉涌,哭了整整一个下午。

后来老天长眼吧,初三一模我语文作文写得不错,加上考试放水,卷子又简单。我总成就考得相当不错,比起全部初三的我来说。我签约了一所排名倒数的市重点,苟延残喘熬到了初三竣事。

初三暑假,我在家整整睡了一个星期,从失眠酿成了睡不醒。上了高中,我一向处于这类状态,身材脑力完全跟不上进修节奏,人活得很是辛劳。

我怙恃也很是可笑,他们把我无精神的状态归罪于我胖,不活动,总之一切都是我的差池,我也是习惯了认了。

高中三年非常煎熬地过来了,我心态还算不错,否则估量得停学了。交到了不错的朋友,挺高兴的。

也有jp的事,分班后我碰到了恶心的教员,对我围追切断不放,不过就也是补课的题目,高三高考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实在撑不了。

在家里吃完就睡,睡完就吃。眼泪成日流个不停,不是哀痛,人已经僵化了感受不到什么了,眼泪就是随它流,不受控制。

今年高考还比力难,学渣不谈了。科场上人很是混沌不胜,只求做完人别倒下。

现在正在等分数,对未来很是苍茫。

激励自己一句话,能活到现在,好的事必定比坏的多,尽力活下去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oomasujogagid 发表于 2020-6-27 18: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我住校,再加上体质问题,高中三年从来都没有睡够过。。
最开始,高一高二,脖子肩膀剧痛,中药针灸试过了,没什么用,,刚刚高三的时候,每天一上课就头晕,下课就清醒,还觉得自己不争气。
结果后来越来越严重,经常课都听不进去,才意识到问题。高三下学期,每天中午起床,心脏使劲跳,人都在跟着颤抖。去看了心血管科,做了24小时心电图,结果是除了中午心跳快其他都正常。。
病情还在加重,我开始感觉周围的一切都不真实,整天恍恍惚惚的,魂不附体,注意力不集中,效率低,记忆差。大家都在最后一百天冲刺了,我还这样,难免心里不是滋味。后来还摊上了抑郁,几乎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觉得活着好没意义,莫名其妙的哭……(把同桌吓到了)期间各种喝中药,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然后,高考失利咯,比正常水平低了3,40分
(ー ー゛)
到现在放假一个月了,我还丝毫没有好转……除了没那么抑郁以外……
有小伙伴有好的治疗方法的,一定要告诉我
(  )



2017.9.4
      暑假去看了神经内科,医生开了 疏肝解郁胶囊,我觉得效果不错。
2017.9.11
上大学又睡眠不足,老毛病又犯了……
怀疑人生……
2018.3.24
事实证明,有病还是得好好治,,,我又去看了病,emmm,抑郁症吧,开了药,吃了一个月才感觉真的有所缓解,,,


2018.5.4


        吃了两个月的盐酸帕罗西丁也就是乐友,以及后来加的米氮平片,我现在感觉自己基本上好了~心慌心跳的感觉基本上没有了,晚上吃了米氮平片也非常好入睡,蓝瘦香菇的时间几乎也没有了。果然有病就是得治啊……
2019.4.11
        刚刚复诊回来,现在在试着调药减药了,除了入睡时间比较长,现在停了米氮平也能睡好了,但是白天还是老打瞌睡(只要白天有课基本上都是废了的……),现在打算把帕罗西汀的服药时间从早上改为下午或睡前。
        呃,总之是个有点漫长的过程呢,在治疗期间我自己也思考了很多,试着了解了一些哲学心理学甚至各种神学,还有量子力学相对论啥的……生命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呢,同学们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olulugese 发表于 2020-6-27 18: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病真的很调皮啊,明明你有心脏病的所有症状,但检查却处处正常,医生不当回事,父母不当回事,我妈还骂过我说我装死腔
       但这个病真的很难过呀,喘不过气,全身无力,心脏扑通扑通不规则的跳,但不管我有多难过,全世界只有我知道
有时候比起生理上的难过,不被别人理解才是更难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f11 发表于 2020-6-27 18: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还不知道原来这就是神经官能症
只是一直沉溺在自己的想法之中
一点点小事都可以被无限无限地放大
一边学习 一边想着其他的事
头痛
很痛

最喜欢老师讲课 因为可以暂时抽离
最厌烦自己学习 因为想法让我窒息

结果
就是和自己的志愿差了十万八千
也可能是眼高手低吧
遗憾有痛苦更有
如今都是过眼云烟了

马上考研
我每一天都想摆脱我的恐惧与焦虑
却真的觉得好难
好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obduxazazu 发表于 2020-6-27 18: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傻逼同学跟你说
“你怎么可能是焦虑症啊,你还这么小。”
你向班主任求助,班主任说
“你根本没什么病,你如果还要继续去听心理医生鬼扯那就继续去吧”
这就是我的遭遇啊。
没人理解就是这个样子。你在这个一本率百分之九十几的学校就是个怪胎。
因为你太渣太弱,你他妈还有病。
他妈还没人相信你有病。
只有我自己懂想死是真的 心脏不舒服是真的 心情不好是真的 一天到晚想自己溺死在痛苦和悲伤里是真的
还好父母一直支持
不然早就对这个傻逼世界没希望可言了

更新一下。
当你已经步入这样的痛苦时,请一定跟家长沟通,去大医院的心身医学科就诊,根据精神科医生选择吃药或者不吃,如果有条件,建议进行心理咨询。
不要把学习放在第一位。请把你自己放在第一位。
没有人理解,很难,非常难。
所以不要抱着希望渴求父母之外的人理解你,他们不理解,没有关系。我们要让自己慢慢好起来。
不要再用力地生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Otherabere 发表于 2020-6-27 18: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前得的此病,因为工作压力很大,再加上捡来的猫养了4年多突然患病走了,然后有一天我就踹不上气,每天半夜会因为呼吸不畅醒过来,根本睡不了觉,感觉自己随时会死。到医院各种检查,医生说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器官也没有问题,可我就是难受啊,就是呼吸不过来,头昏无力,后来自己在网上查资料、跑医院挂神经科才判断自己患上植物神经紊乱综合征。说说自己的治疗过程吧,吃药是肯定的,第一步就是休年假,到一个海滨城市度假一周,真的是手机关机,工作的事一概不管,每天就是休闲,但其实效果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好,回来后状态也没好多少,工作压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大,于是开始每天晚上出去慢跑顺便喂流浪猫,有两只猫和我关系很好了,一只叫肥橘,一只叫小狸,和他们相处一个多月后,病情居然大幅好转,至少可以比较正常的生活了。我觉得这是心病,别人说再多还是得靠自己,对猫不过敏的考虑去猫咪咖啡店撸几次猫吧,希望病友都能战胜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zariyakeneew 发表于 2020-6-27 18: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班里此刻乱成一团,高三刚刚考完第一次模拟,我高二。刚来学校,我来得比较早,在班里拉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坐了下。看着他们还在找空座位,思绪一会飘来飘去,没人跟我讲话,女生也没有。正好,我也不喜欢交流,准确说我害怕交流。他们还在吵,我在码字。
初一我在班里是话痨,所以性格也很开朗,交到很多朋友。初二上学期开始想认真学习,每天都坐在位置上学习,成绩进步了两百多名,期间我经历了好友分手,是我最好得朋友,这影响了我得学习,成绩开始下滑,不管我怎么努力,都不能像第一次那样进步。内心很失落,我变得不怎么爱说话了,渐渐得班里玩得好得同学也都不跟我交流了。我放学路过朋友家,她妈妈说我变了。只是她不知道有她女儿得关系。
苦笑。
然后持续了一年,我对上课,对老师,后来发展到对朋友都渐渐的产生了恐惧。那种肢体靠近心理莫名心慌。身体怕他们伤害我,心里想靠近,当两者结合时,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灵魂都抽离了。上课也渐渐的越来越有压迫感,我病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让我妈带我去医院,去的心理科。
抑郁焦虑症,做了催眠治疗,没什么作用。后来坚持了初中毕业。
还好,开始对于考高中已经放弃了,觉得自己不会考上,后来成绩出来进了市二级高中,不是重点,仅次于市级高中。
真正高发期是在高一,我更加想好好学习,每节课我都积极发言,每次考试我都在很认真,老师把我放在了第一排。开始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学,时间久了,大脑开始见题就晕,然后开始有痛感,我都忍着,我知道我病了,我相信我会好的,只是一会,死不了。只有一次我考了全班第六,全校两千多名,我第两百多名。我没有因为这次考试好转,反而学习更加压迫了。成绩一滑再滑,直到七百开外。
高二分班,差一点分就进去了b班,在我们学校班级分abc,我就是在病的痛苦期考了分班考试,现在想来,时光待我残酷,也待我不薄。
从小学我就是尖子生,考试从没滑过中下,生病了也依旧没有垫过底。
高一没交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只有同桌,偶尔放假去玩会约。高二分班我理科,她文科,分开了。高分班后,我也只是和当时的同桌关系比较好,但是她的性格跟我不是很合得来。我也会跟她聊很多话,没有提过我生病的事,快放寒假的最后一个月,我们开始有了矛盾,因为什么我忘记了,但真正让我不再跟她处的是一次我无意看见了她的日记本,看见她在我们玩的很好的时候就开始写我的坏话,心当时就空了一块,疼。后来我真的一个眼神都不会给她了,怕。我们分开坐了。高二下学期开学,去的很晚,没有空余的桌子,跟我坐了半个学期的新同桌说的连三句话都没有,她没有帮我留一张桌子预料之中,想到这突然就心情崩溃了,我就想是班里之外的成员。后来,又换了同桌,性格很刚,我经历了这么多年虽然内心脆弱不堪但外表依旧会表现出冷漠,让人感觉不好接触。
我和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一次晚自习,我心情很好,我哼起了歌,我平常很少哼歌,同桌对我说了一句你别唱了,声音很大,全班都听见了,像是在呵斥,瞬间觉得恐惧上来了,我哭了,又怕班里人看见,跑到楼梯间,然后我给姐打电话,聊了一个小时,我最终休学了。休学很快,一上午就办好了。路上我还在想物理老师曾经在自习课上跟我说,我认为你是全班物理水平最高的,为什么就是考不到好成绩。也就是在老师说了这句话后的一次大考我物理考了全班第二,没错,老师刺激到我了。

时间会教会你一切,会慢慢带走一些痛苦,或者你只是习惯了。
休学的一年我也没有去找一些医生,父母也只是认为我太任性。又失落了一段时间。我就在家打游戏,玩了一个春夏,秋天开始去打工,收营员,导购,验光师,前台都做过,也是很难受,跟员工也不敢有太多接触,能避就避开接触。并没有好转。
然后今年我开学了,校长问我喜欢男班主任还是女班主任,我说女的吧。刚开学就在新班主任那掉眼泪,她问为什么休学的,我就忍不住了,开学我还写了一封信给她,缓解我开学时的忐忑心情。她看后我就更难受了,第一次全盘将内心摆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好像脆弱不堪的连眼泪都控制不住。我真的很努力在控制自己。我跟老师要求自己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就好了,班里有热情的同学会来跟我讲话,问我哪里转来的,我都真心回答,休学原因就说压力大。
十天,我用一年建立的心理防线又崩塌了,这个原因真的是压力太大,空了一年的知识,很多都不会了。焦虑不安。老师对我的关注更让我不安,心上课时压力一大就会疼。休学期间去医院看了心脏,都没什么事,但我总是心悸,心慌,有时还痛。莫名的时候也会出现,到大多是跟人接触时。
第十一天的晚自习回来,路上一直哭,跟老妈说,我真的病了,老妈答应带我去找医生看看。
对于我的父母,他们只有一套观念,就是为什么别的孩子上学就没事,你就整天这事那事。
呵呵^_^。
现在唯一让我关心的事,开学的第一次月考,下个星期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ekeetovim 发表于 2020-6-27 18: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为熬过去了就会好,结果什么都没有变好。
因为这事心脏变得脆弱了很多,见到小虫子竟然会因为害怕而胸口痛。
我还挺想释怀的,但是每次这种小小的身体反应都在告诉我这段经历真实的存在着,我就觉得很难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