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晨间| 怪不得叫“魔都”,上海的建筑原来这么魔性的

[复制链接]
集装箱坊 发表于 2020-9-12 18: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来源:新闻晨报 记者:韩小妮

s1.jpeg


“‘魔都’的魔幻风格,就是上海的魅力所在。”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朱大可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他解释说:“上海建筑具有中国任何城市都缺乏的魔幻性。”

“只要你站在一个合适的地点加以观察,就不难发现,以黄浦江为中轴线,大多数建筑的外立面造型,都露出诡异神秘的哥特式面容。”

这是朱大可为一本书写的序言,书中汇集了数十个“上海制造”的魔性建筑案例。

让我们来看看,究竟是些什么样的建筑,让他发出了如此感叹。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开设了一门名为“当代中国建筑与城市”的国际课程。

课程要求外国留学生和中国学生一起走访上海,搜集都市空间中的“异类”。

几年下来,文化背景各异的学生带着不同的视角,搜罗了一批上海“非主流建筑美学”的奇观式建筑案例。

李翔宁教授和他的团队从中挑选出54个案例集结成册,将其命名为“上海制造”。
s2.jpeg


《上海制造》一书去年由同济大学出版社再版

这些案例中,既有城市地标建筑,又有违章搭建,既有公共空间,又有建筑废墟。

李翔宁说:“ 每个城市的建筑同时存在两种过程。一种是 自上而下的,通过规划和清晰的设计而达到,就像是我们种的花;还有一些是 自下而上的,就像路边不经意长出来的小草,其实特别有生命力。”

他说: “**我们希望呈现的是一些从建筑的角度来看有些争议的案例。它们的基因是异质混杂的。”**

“但这反而体现出了上海跟其他城市的不一样。好像把它们抹去了,上海就不是现在的上海了。”

其中,那些“自然生长”出来的、有些怪异又充满生命力的案例特别吸引人。也许就像朱大可所说的:“‘魔都’的魔幻风格,就是上海的魅力所在。”

(以下案例和点评综合《上海制造》一书内容以及对李翔宁的访谈)

兵舰头

地址:黄浦区宁波路400号

功能:商业+住宅
s3.jpeg

s4.jpeg


宁波路上的一处民居被昵称为“兵舰头”/韩小妮 摄

这栋房子所处的区域保留了大量四方形的老旧民居。

它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其平面并非规整的方形,而是东面斜着朝内转折,与东侧的建筑形成一条弯折而狭窄的巷道。

在宁波路由东往西看,它的外型酷似舰船的头部,于是被昵称为“兵舰头”。
s5.jpeg


“兵舰头”图解

点评:

两条道路相交时形成的锋利锐角造成了这栋房子尖锐的外观。也就是说,宏观的城市格局决定了微观的建筑形态。

如此尖锐的建筑轮廓必定影响室内布局,甚至影响到住户的日常行为。这表明城市街块的变更会投射到人的一举一动上。

建筑现状:正常使用

菜场河

地址:浦东新区崮山路311号

功能:菜场+停车场+小公园+浴场+饭店+小贩住所
s6.jpeg


泾东菜场是在河道上铺上盖板建成的

泾东菜场的所在地是荻柴浜。上世纪90年代末,为了满足附近居民买菜的需求,政府将荻柴浜这一段河道铺上盖板后建造了泾东菜场。

菜场最前段的街面是小饭馆,紧接着是杂货铺;中段的店铺售卖蔬菜、肉、酱料等;后段是水产店;最尾端是垃圾处理。

西侧的小路成为停车场及流动菜摊售卖的空间,北边西侧两层高的房屋部分用于小贩居住。
s7.jpeg


“菜场河”图解

点评:

“菜场河”是大都会中生态景观被人造物替代的典型案例。

河道功能被置换为贩卖功能,增加出来的面积被安置上一个公共性很强的菜场后,填补了小区之间的原有空隙,大大拓展了一条河或者一条路所能发挥的城市功能,带给这片边界区域强大的活力。

与此同时,经过疏浚的荻柴浜也重焕了生机。

建筑现状:正常使用

楔形屋

地址:黄浦区人民路、河南南路交界处西北角

功能:商铺+旅店+住宅
s8.jpeg

s9.jpeg


楔形屋像一块蛋糕插进城市的建筑群里

在这栋楔形屋中,好几种功能集中在一起:

底层一圈是商业店铺;招待所与小旅馆位于中部;顶层是一户户带有屋顶露天平台的私人住宅,这些住户基本都是租客,过着早出晚归的生活。

上海有一种有趣的现象,城市道路将一个地块在面积上进行细分的同时,地块内的建筑也通过细分及转让实现了多种功能的共生。
s10.jpeg


楔形屋图解

点评:

城市当中有很多三角形的地块,在做建筑设计时非常难处理。但楔形屋运用一种非常机智的方法把这个问题处理好了。

在朝向城市界面的方向,它采用了圆弧的处理。从正面看,像是一个小塔楼;从侧面看又非常长,像是一块蛋糕插进城市的建筑群中。

这让人联想到纽约著名的熨斗大厦,从形式上它们有某种共通性,就是在处理非常复杂的三角形地块时体现了一种智慧。

建筑现状:

由于地块动迁,该楼的住户和商户已搬离。据拆迁办工作人员称,建筑将被保留。

都市巢居

地址:虹口区梧州路384号

功能:餐馆+住宅+鸽舍
s11.jpeg


“都市巢居”像一个向上堆积的小小城市

“都市巢居”总共五层高,与两侧两层高的房子紧贴在一起。

三种迥然不同的功能,像堆积木般排列组合:

地下两层是服务周边人群的餐厅;第三、第四层是用于私密居家生活的住宅;顶部加出的阁楼用作鸽舍。
s12.jpeg


“都市巢居”图解

点评:

它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城市,户主居住在中间层,底层经营餐厅以养家,顶层饲养比赛用鸽,作为生活中的乐趣与寄托。

普通人往往具有天才的空间改造力,孕育出建筑师在一栋正统的建筑商考虑不到的各种可能性。

建筑现状:已拆除

高架下的多功能空间

地址:天目西路南北高架底下

功能:菜市场+运动设施+商店+停车+仓储
s13.jpeg


天目西菜市场有效利用了高架下的冗余空间

天目西路南北高架上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底下的剩余空间则被利用起来,整合成为具备停车、菜市场、仓储、运动等多功能的综合空间。

这并非只是市民的自发行为,还包括当地街道办的大力组织。

当年建造菜市场时,街道办甚至还请过设计单位绘制图纸。该菜场具有双层屋顶,外层为高架桥的桥底,内层由钢板与塑料组成。
s14.jpeg


高架综合体图解

点评:

我们一直在讨论高架下这种冗余的空间,或者库哈斯所说的“垃圾空间”该如何利用。它是被我们正统的空间叙事所遗忘的角落。这个案例好像给了我们一种惊喜。

城市里还有很多这样被人遗忘的空间,可以做成涂鸦或者滑板主题的艺术公园,其实也挺好的。

建筑现状:已拆除

水闸办公室

地址:虹口区九龙路270号

功能:水闸+办公
s15.jpeg


“水闸办公室”依水闸而建横跨在河道上

这栋房子横跨在汇入黄浦江的俞泾浦河道上。

屋顶上高高扬起充满机械感的水闸操作臂,水闸每天开闸两次,一次在中午1点左右,另一次在晚上8点左右。

中间的房子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他们在房子周围栽种各种植物,并饲养了一些鸟类,将周边环境布置得很惬意。
s16.jpeg


“水闸办公室”图解

点评:

“水闸办公室”将河道基础设施、工作人员的操作空间以及与两侧地坪的交接面整合成一个连续体,极大地改造了原本由机械设施带来的消极空间。

建筑现状:已拆除

集装箱公寓

地址:浦东新区凌兆新村地铁站附近

功能:居住
s17.jpeg

s18.jpeg


凌兆新村地铁站附近曾经聚集了集装箱公寓

在地处市郊的凌兆新村地铁站附近,曾经七零八落地堆砌着许多废弃的集装箱。

它们成为了一些低收入人群的容身之地。房东收取每个集装箱每月500元的租金。

这里住着不同的家庭,简陋的摆设中挤满了与空间面积不相符的人口。

住户们自发地给这种集装箱的家装上玻璃门和铝合金窗,并从旁边的工地上拉来电线和水管线,再购买一些简单家具悉心安置到集装箱内。

这些基本满足了他们的生活需求。
s19.jpeg


集装箱公寓图解

点评:

这让人联想到建筑事务所BIG在丹麦哥本哈根水边用集装箱做的学生公寓,像船屋一样浮在水面上。

上海的一些青年建筑师,比如张海翱、刘可南也做了一些方案,把集装箱设计成售楼处、家和办公空间。

这是一种对材料的挪用或者创造性的“滥用”。

建筑现状:已拆除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海制造》一书所搜集到的一些有趣而奇异的案例如今被拆除了。

对此,李翔宁说:“当一些建筑消失的时候,我们会非常怀旧。我个人也很纠结。“

“一方面我认为有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很有价值,不应该完全失去。而另一方面,我也觉得 城市是在不断生长的,它有自己的生命。

“我经常会举一个例子。我是一个父亲,我觉得我女儿在三四岁的时候最可爱,但是我并不希望她因此就不要长大。她在长大的过程中会不断成熟,跟以前不一样。城市也是这样。“

“我们不用太过于怀旧,要把我们的感官放开,感觉城市在不断生长的过程,跟上这个过程。有一些东西失去了,还会有一些好的东西、新的东西生长出来。”
s20.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