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集装箱承运人责任限制只适用于法定责任区段的运输,超出...

[复制链接]
悟空 发表于 2020-9-13 19: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征稿启事

编者按

《海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承运人对集装箱装运的货物的责任期间,是指从装货港接收货物时起至卸货港交付货物时止,货物处于承运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间。实务之中,可能存在承运人在CY-CY(集装箱堆场)之外交付货物的情况,那么对于CY-CY区间之外发生的货损,承运人是否可以享受责任限制?2015年12月29日,最高法院(2015)民提字第225号判决认定:集装箱承运人责任限制只适用于法定责任区段的运输,超出此区间无权享受责任限制。

一、基本案情

2007年11月8日,新东北电气(沈阳)高压开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北公司)与印度RELIANCE Energy公司(以下简称REL公司)签订了出售245千瓦户外气体绝缘金属封闭开关设备的买卖合同,约定供货价格为CIF到孟买港口,设备本身价格为1578420美元,REL公司将安排清关和到现场的内陆运输。

2008年7月,新东北公司通过其货运代理人辽宁豪运国际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运公司)代理上述货物的运输等事宜。豪运公司通过大连康宁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宁公司)委托马士基沈阳公司进行货物运输。7月31日,新东北公司托运的上述货物被装于E.R.FELIXSTOWE轮。2008年8月1日,马士基沈阳公司将签发日期为的编号为800960964的提单通过康宁公司和豪运公司交给新东北公司。该提单载明:货物数量为6个集装箱据称包括24个箱子,责任期间为堆场到堆场(CY/CY)。

2008年8月17日,上述货物在目的港那瓦什瓦港卸船。8月18日,编号为TCLU6789234的集装箱货物(内装3个箱子)在由卡车从港口运往集装箱货运站的运输途中,在车辆转弯时从卡车上翻落坠地,发生损坏。事故发生后,马士基印度有限公司安排车辆将集装箱和货物运至货运站。

2008年8月20日,马士基印度有限公司要求NMC检验调查机构检查上述集装箱和货物损坏情况。NMC检验调查机构于8月27日现场调查后,出具《调查报告》,载明:集装箱号为TCLU6789234正由港口运往马士基ANNEXE货站,在车辆转弯时,在接近货站和高速公路处货物翻落。

2008年9月17日,马士基中国公司就受损货物重新签发了编号为526601277的海运或多式联运提单,载明货物数量为1个集装箱据称包括3个箱子,其他内容与编号为800960964的提单一致。该提单的全套正本均由新东北公司持有。收货人凭编号为800960964的提单提取了未受损的5个集装箱货物。之后,新东北公司向收货人发送了受损货物的替换货物。

2009年8月,新东北公司在大连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马士基中国公司、马士基沈阳公司和豪运公司连带赔偿货物损失522209.32美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二、原审判决情况

大连海事法院一审认为:涉案货损发生在承运人的法定责任期间内。马士基公司没有举证证明货物损坏是承运人可以免责的原因造成的,应当对货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涉案货物损坏发生在陆路运输期间,而不是海上运输期间,承运人不能享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针对海上风险而规定的责任限制。

辽宁高院二审认为:本案中,涉案货物的毁损是发生在由卡车从港口运往集装箱货运站的运输途中,既不是发生在船上,也与船舶营运、救助作业无关,故涉案货物损害责任不符合海商法规定的限制赔偿责任情形,一审判决未支持马士基公司的海事限制赔偿责任请求并无不当。

三、再审各方观点

马士基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称:......(二)涉案货损发生在目的港CY-CFS(场至货运站)期间,并非发生在承运人CY-CY责任期间,承运人对此不负赔偿责任。涉案提单明示承运人的责任期间是CY-CY,双方当事人的检验报告共同证明,货物已经离开目的港码头堆场CY,在运往货运站CFS或者收货人变电站仓库的过程中发生事故造成货损,该事故没有发生在承运人的责任期间。新东北公司并未支付目的港CY-CFS的内陆卡车运费,原涵盖6个集装箱的正本提单已经交还承运人,货物发生货损时已经离开承运人CY-CY的责任期间,涉案货物已经被收货人清关并提取。......如认定货损发生在承运人责任期间,不论是在海上还是陆地,承运人都有权依照海商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享受责任限制。

再审被申请人答辩称:......(二)马士基公司持有原编号800960964提单,是分单的结果,表明受损货物未能交付成功,并不能证明其已经交付货物。收货人公司持有编号526601277的受损货物正本提单,其物权凭证效力并未消失,表明货物在受损后未能交付成功,货损发生在承运人责任期间。(三)......从马士基公司的分单行为以及货物运输路线,可以推定承运人在卸货后未经过目的港堆场,直接将货物运往其集装箱货运站交货。货损发生时货物尚未交付,依旧处于承运人的责任期间。虽然提单约定了CY-CY的交货方式,但是并未明确约定承托双方装前卸后的责任承担。承运人以实际履行行为改变交货地点,其责任期间应当相应延长......承运人限制赔偿责任的适用前提是货损发生于海上运输阶段。本案货损发生在陆上运输阶段,马士基公司无权依据海商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主张享受责任限制。请求驳回马士基公司的再审请求。

四、再审判决

最高法院(2015)民提字第225号判决认为:

涉案6个集装箱货物的原提单编号为800960964,其中一个集装箱发生损坏。2008年9月17日,马士基公司的代理人马士基中国公司重新签发了两份提单,编号800960964的提单包括5个完好的集装箱,收货人提取了未受损的货物;编号526601277的提单包括受损的1个集装箱,该提单全套正本均由新东北公司持有,该受损货物至今滞留在货运站。各方当事人对马士基公司已经收回原签发的编号800960964提单(6个集装箱),以及货损发生在离开目的港港区、运往货运站的陆路运输途中并无异议,但是对马士基公司收回原提单的意义,以及货损区段是否属于承运人责任期间存在争议。

本案提单记载的集装箱货物交接方式为CY-CY,承运人应当按照提单记载在目的港堆场向收货人交付货物。但是,如果货物交付的实际履行情况与提单记载不相符,承运人并未在提单记载的地点完成交付,而是继续掌控货物,那么承运人的责任期间相应也应当延伸至其完成交付之时。承运人是否对货损承担责任,应当根据货物是否完成交付的实际履行情况进行认定,而不能仅凭提单的记载进行认定。其次,虽然马士基公司收回了原编号800960964提单,但并无证据证明其在货损事故发生之前就已经收回该提单,即在货损发生之前已经完成货物交付。马士基公司在货损事故发生后重新签发了两份提单,原编号800960964提单已经被马士基公司分拆为编号800960964和526601277的两份提单,原编号800960964提单已经不具备任何效力,不能成为交付货物的凭证,马士基公司收回该提单仅仅是为了拆单,并不能证明已经完成货物交付。马士基公司主张涉案货物在货损前已经被收货人清关并提取,重新签发提单仅用于回运维修,但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缺乏合理的事实依据。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马士基公司以其收回原编号800960964提单主张货物在发生货损前已经完成交付,与事实并不相符。马士基公司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在货损发生之前已经完成货物的交付,即承运人并未按照提单记载的交接方式在目的港堆场交付货物,而是将交付货物的地点进行了延伸,涉案货物发生货损时,依然由马士基公司掌控,马士基公司对其掌控期间发生的货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马士基公司对涉案货损是否可以依据海商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主张责任限制的问题。根据海商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集装箱货物运输的承运人对其责任期间内发生的货物灭失或者损坏可以主张单位责任限制。海商法第四十六条则对承运人可以主张单位责任限制的责任期间做出了规定,即必须同时满足从装货港接收货物时起至卸货港交付货物时止和承运人掌控货物两个条件。运输合同当事人可以通过运输合同约定或者实际履行的方式扩大承运人掌控货物的责任期间,但是对于超出海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法定责任期间的运输,承运人不能援引海商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主张责任限制。本案中,涉案提单约定运输区段为CY-CY,但是承运人马士基公司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并未在目的港堆场完成交付,而是将交付地点进行了延伸。涉案货物系在离开港区之外运往货运站进行汽车运输的途中发生货损,虽然仍属于承运人掌控货物期间,但是已经超出了海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港至港”的运输区段,承运人马士基公司不能依据海商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主张单位责任限制。

编辑 | 曾凤伟

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