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超期使用问题研究

[复制链接]
悟空 发表于 2020-11-5 21: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征稿启事

编者按

本文由青岛海事法院周洁法官所撰写。本微信公众号(海事商事法律报告 | CMCLR)经作者授权,特转载本文供读者参考。

本次推送由本微信公众号执行编辑,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2017级国际法硕士李薇编辑与审校。

集装箱超期使用问题研究

青岛海事法院 周洁

摘要

集装箱货物运输,开启了海上货物运输,尤其是件杂货运输的新时代,其便捷性、高效性引发了海上货物运输一场革命。然自从有了集装箱货物运输开始,集装箱超期使用的问题便也应运而生。关于集装箱超期使用的赔偿问题,也成为近年来海事法院审理案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就集装箱超期使用赔偿的几个问题进行探讨。

一、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概念上的区分

现有关于因集装箱超期使用而向集装箱提供者[1]支付一定数额的款项的相关学术研究以及司法实务中,很多都认为,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是一回事。[2]本文持不同意见。本文认为,承运人因海上集装箱运输货物运抵目的港后,因收货人未及时提取货物而长期占用承运人为履行运输合同而提供的集装箱而向收货人或者托运人[3](以下简称货方)索赔分为两种情形:一种是货方与承运人之间约定,集装箱就货物运抵目的港之后应在多长间内腾空并返还集装箱,如未在此期间内返还则需按照一定费率支付费用,这种费用为滞箱费(DEMURRAGE);第二种情形是双方对此没有约定或不能举证约定的费率或约定的乃是违约金计算方式,在此情况下,承运人索赔赔偿因货方未及时还箱的行为给承运人造成的损失,这种损失为集装箱超期使用费(DETENTION)。这两种费在很多方面具有差别,应根据不同情况区别适用。


二、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性质上的不同

按照上述概念上的划分,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是货方与承运人没有对此进行明确约定时,货方需要支付的费用,性质上为违约金;而滞箱费则是在有明确约定时支付,是合同具体内容条款。此处还需要厘清什么叫“明确约定”。例如,A.P.穆勒-马士基有限公司(A.P.-Moller-Maersk A/S)网站上公布的提单背面条款二条Carrier's Tariff的内容为“The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the Carrier’s applicable Tariff are incorporated herein. Attention is drawn to the terms therein relating to free storage time and to container and vehicle demurrage or detention. Copies of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of the applicable Tariff are obtainable from the Carrier upon request. In the case of inconsistency between this bill of lading and the applicable Tariff, the bill of lading shall prevail.[4] ”承运人所使用的运价本条款和条件已并入本提单。请特别注意,运价本中与免费储存期和滞箱费/滞期费相关的条款。可向承运人索取运价本相关规定的副本。如提单与适用运价本不一致,应以提单为准。[5]这种写法是否能算作集装箱滞期费率有“明确约定”并非没有异议。首先,该条款为增加货方义务的格式条款,其内容没有与货方进行协商,缺少双方达成合意的过程;其次,该提单上以及公司的网站上都没有记载适用的费率;再次,承运人极少有主动向货方提供费率本的,货方也很少有在订舱时向承运人主动索取费率本的行为;最后,该条款没有明确并入的是哪一版本的费率本,因为同一公司针对不同时期、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集装箱滞箱费费率本可能并不一致。这会导致当货物长期滞留目的港时货方的权利长期处于一种未明的状态,如果在诉讼时按照承运人提交的费率本判决货方承担责任,有可能导致双方权利的极大失衡。

本文认为,在对滞箱费率有明确约定的情形下,例如直接印制在提单背面或者将公布在网站上极易获得而且所查询到的是明确、具体的费率的情形下,该种费率的性质为约定租金,而非违约金。这种约定的表述一般为:承运人提供给货方使用的集装箱在货物运抵目的港以后有几天的免费使用期,超过该免费试用期则应当按照某一费率向承运人支付费用(很多船公司采用的都是梯式上浮费率)。如果该条款有效,在集装箱超过免费使用期以后费的计算以及支付系履行该有效合同条款的行为,谈不上违约。违约系违反合同约定的行为。如果该条款的措辞为“货方应当在货物运抵目的港以后的几天内将集装箱返还给承运人,否则应当承担逾期返还的违约金。违约金的计算方式为按照某一费率计算”,就应当认定为系对逾期还箱的违约责任的约定。

在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包括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例如,有的货物的出运有没有签发正本提单,最终货方手中持有的仅仅是在协商过程中的一个提单样本,有的货物的出运采用电放的形式,双方对集装箱在目的港被超期使用的问题没有协商约定。这种情形下,承运人向货方索赔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其主张货方就此承担的是违约责任。集装箱系托运人向货方提供的用以履行运输合同的工具,货物运抵目的港以后,即便在合同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形下,货方依旧具有及时将集装箱腾空并返还托运人的义务。对于该种义务的性质,有的认为是合同义务,有的认为是合同默示义务,有的认为是合同附随义务。无论定性为何种义务,该义务的违反都将导致赔偿责任的产生。

因此,滞箱费与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性质不同。滞箱费的收取系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收取系违约责任的追究。

三、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司法调整所适用的法律不同

有的货物在运抵目的港以后,由于种种原因,长期滞留目的港。该长期可能远远超出预期。有的因为货方的商业合同履行出现了问题,目的港人无人提取货物,目的港法律政策规定退运需要收货人协助,原本的收货人又不履行协助义务,导致货物在目的港既无人提取又无法退运;有的收货人遭受商业诈骗,运抵目的港的货物竟然是该国家限制进口的洋垃圾等,该货物无处可去,也会导致长期的滞留。当承运人将货方诉至法院请求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或滞箱费时,该数额可能是巨大的。在这种情况下,货方会请求法院调低在该费用数额。

查询目前各海事法院关于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的相关判决,法院一般会将该费用数额限缩在一至两个集装箱价值范围内[6]。“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的可合理预见规则和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减损规则,也应当为集装箱使用费赔偿额的计算确定一个合理的限度,该限度可根据具体案情合理酌定。目前有的海事法院以重置一个同类新集装箱的价格为限(如青岛、上海、广州),有的海事法院以该价格的1.5倍为限(如宁波),有的海事法院还以一定期限(如60天)为限计算,一致的认识是应当有合理上限,但标准不一,这些标准总体上均有合理性[7]”。本文认为,对于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因为将其性质定性为违约金,在当事人请求的前提下,法院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违约方应当赔偿因违约行为造成的损失、应当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的关于在调整违约金时应考虑的实际损失、合同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预期利益、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对违约金进行调整,并且一般认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为“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总而言之,调整违约金应以实际损失为基础,一般以实际损失的一点三倍为限。本文认为,在考虑承运人的减损义务时,不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八十七、八十八条的规定,直接将承运人的减损义务限定在六十日造成的损失范围,认为到港后60日内的损失货方应予赔偿,超过60日的部分就认为是承运人没有履行减损义务所造成的扩大损失而不应赔偿。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八十七条、第八十八条规定的是承运人可以留置货物以及除易腐烂变质货物之外的货物的最快处理时间而非最慢处理时间,一般货物在60日后承运人可以处理变现弥补自己的损失,易腐烂变质的货物及低值货才可以适当提前处理,并且,该两条规定的是承运人的权利而非义务,得出承运人对60日之外的损失不能主张的结论是不合逻辑的。

滞箱费与之不同。滞箱费的约定是在某一时间段以某一费率使用承运人提供的集装箱,属于合同履行条款而并非违约责任条款,因此不存在因约定费率过高而可以适用违约金调整条款的问题。对于费率确实过高的情形,有观点认为可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因而可以请求变更的规定予以调整。[8]在此情况下需注意对“显失公平”的理解。

四、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的举证程度不同


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举证的落脚点在于实际损失数额。如果没有约定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计算办法,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违约方应当赔偿损失,该损失一般认为是因违约行为给对方造成的实际损失;如果约定了计算办法,但是承运人认为过低或者货方认为过高请求法院进行调整,调整的基点都是实际损失。货方长期占用承运人提供的集装箱给承运人造成的实际损失究竟是什么?本文认为,该损失为因为该集装箱被占用而导致承运人需要以同样数目的集装箱投入使用时,所额外支出的费用。比如,有的承运人因为集装箱被占用需要市场上租用其他的集装箱投入营运,该损失就是承运人租用该集装箱所支付的实际费用。比如在航运市场低迷的情况下,有的承运人现有的集装箱足以完成货物运输,甚至有的空箱闲置,而往外出租集装箱获利菲薄,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就没有实际损失。再比如,有的承运人在货物运抵目的港以后,询问货方何时还箱,货方答复三个月后,三个月后复又请求三个月,再三月后又三月,导致承运人租赁集装箱的费用远远超出购买集装箱的费用,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宜认为承运人应该将损失控制在一个集装箱价值的范围内,认为承运人没有在货方未及时还箱时就购买一个新的集装箱来替代该集装箱,是没有尽到减损义务,不当的扩大了损失。此外,根据《合同法》调整违约金的具体规则,双方还需要就合同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等进行举证,这些方面都可能会影响法院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对集装箱超期使用费进行调整。

滞箱费的举证相对简单。主张滞箱费的一方取证双方对滞箱费的费率达成了一致意见,并且需要举证滞箱费的具体费率。主张调整一方则需要举证在合同签订当时,滞箱费费率的约定显失公平。何种程度费率的约定才能构成“显失”公平,法院在认为成显失公平的情况下,又可具体调整到何种费率,在理论与实务界对此没有相对一致的看法的情况下,本文认为,在具体案件具体分析的前提下,可以适当参照《合同法》关于违约金调整的相关规定。

五、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的诉讼时效起算点不同


请求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或滞箱费系承运人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下向货方主张权利。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承运人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托运人、收货人或提单持有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的批复》的规定,该请求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应从承运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算,应无疑义。有争议的是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即承运人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了。关于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有观点认为,集装箱被超期占用,是延续性的违约行为,该事实持续不间断发生,直至还箱,集装箱超期使用所造成的损害才停止,费用数额才固定,应从此时起算诉讼时效。有观点认为当货方应当向承运人支付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时承运人就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9]本文认为,在索赔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情况下,因将该费用定性为违约金,则开始计费时,违约行为即已发生,否则不会引发费用计算的开始,既然承运人认为货方已经开始违约,则其必然已经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了侵害,诉讼时效应从此时开始起算。在索赔滞箱费的情况下,因为开始起算滞箱费系履行合同关于双方权利义务约定的条款,开始起算滞箱费并不会导致诉讼时效的开始起算。

综上所述,本文认为,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与滞箱费在约定的措辞、适用的法律规范、诉讼时效等方面存在诸多不同,司法实践过程中,需要研判各自的措辞,准确加以区分,合理确定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妥善解决相关纠纷。

参考文献

[1] 本文仅讨论该集装箱提供者为承运人的情况。

[2] 参见郑才荣,陈龙杰《论减损义务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下滞箱费限制完全赔偿》,载于《中国海商法研究》,2016年第四期第30页。宁波海事法院《全国海事法院2018年涉滞箱费纠纷相关案例及裁判综述》,发表于《大海法》2019年10月23日。许俊强《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法律问题》,载于《人民司法(应用)》,2014年第23期第75页。

[3] 至于有义务支付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是托运人还是收货人不是本文讨论的对象。

[4] https://terms.maersk.com/carriage,访问时间:2019年12月11日2250时。

[5] 万海航运(新加坡)有限公司使用的提单,背面条款有类似的规定。

[6] 参见宁波海事法院《全国海事法院2018年涉滞箱费纠纷相关案例及裁判综述》,发表于《大海法》2019年10月23日。

[7] 参见2017年6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副庭长王淑梅在全国海事审判实务座谈会上的总结讲话。转引自王博《海事法官三十六计:简粗解读36个权威观点之八(集装箱超期使用费问题)》发表于“海事法官”微信公众号(hsfgwx),2018年3月15日。

[8] 参见许俊强《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法律问题》,载于《人民司法(应用)》,2014年第23期第75页。转引自王利明《违约责任论(修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版,第539页。但是该文认为滞箱费的性质为约定损害赔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