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 | 一场穿越时光的修行——家具收藏的意义

[复制链接]
集装箱创新者 发表于 2020-12-16 12: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撰文/Linda Jiang,摄影/Jackie Liu

其余对应照片由上海丹麦设计中心、倪志琪、毛森江建筑工作室提供

在今年的深圳设计周“对话AGI ”论坛上,设计师石汉瑞惜字如金、却字字珠玑,妙语的背后是他一幅幅经过跨文化思考的作品,是油字的“三点水”被拆解成三粒花生的具象,也有许多中英文字符在阴阳平衡后的抽象。此时,我的手中正揣着一本临行前携带的《汉字心解》,原来,汉字的溯源竟是如此美妙。恍然大悟之后,言归正传,即刻向上海大学期刊社的方守狮博士请教,心解“收藏”二字,从而成为了此文的开篇。

s1.jpeg


石汉瑞的跨文化设计:将油字的“三点水”拆解为三粒花生。图片翻拍自王序编辑设计的《石汉瑞》(平面设计师之设计历程丛书,中国青年出版社)一书。

①②:AGI、石汉瑞介绍详见本刊“热点评论”

s2.jpeg


上海博物馆四楼的明清家具馆内陈列细节


言而总之,“收藏之收,谓财不外露”,“藏者,修道人闭关于草房,外有持戈之人护关也。”那么,家具的收藏又做何解?暗藏于家中,贵之、重之,看护之。放在近乎“恒久”的时间轴上,任何藏品与藏者之间的关系都是有限的,是短时期内的拥有,藏过之后呢?这不禁让人回想起《富春山居图》险些被人付之一炬的惊恐,又欣慰于王世襄垂心研究明清家具,而在人生行至尾声之时,将近半个世纪收藏的八十件精妙藏品半捐赠给上海博物馆的宽广心胸。在大环境的躁动之下,家具收藏大多是拥有多余资财后的行为。笔者注:王先生同意上海庄氏兄弟收购其家具并捐赠上海博物馆,王未与之讲价,而是‘给多少是多少’,于是庄氏兄弟以国际行情的十分之一价格购得王搜集了四十九年的七十九件家具赠给上海博物馆,最后一件黄花梨小木杌由王先生亲自赠与上博。而今上博家具馆以庄氏兄弟冠名。

s3.jpeg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席地而坐”后,人与家具间的关系随着日常生活习惯的改变而发生“由低向高”的演变。坐“头一把交椅”背后隐喻的是“地位”和“敬畏”,就像纪录片《大历史》中对于早期人类在不同区域都建造过类似金字塔型建筑物的思考一样,“人往高处走”很真实地道出了对于(地位的)高和(财富的)多的向往和努力方向。一旦实现了“高”与“多”的积累,“站在高处”后更有机会得到量少而珍贵的物品,物以稀为贵。在崇尚实木家具的中华大地,稀有木种成为了这一群人竞相追逐的目标,于是水涨船高,红木家具也逐渐地变成投资和增值的工具。

红木家具在百度百科中定义为“用酸枝、花梨木等古典红木制成的家具,是明清以来对稀有硬木优质家具的统称。”就此看来,如果把“红木家具”四个字做一拆解,让收藏者趋之若鹜的先是“红木”,而后才是“家具”。不可否认的是,在唯一没有被打破的“四大文明古国”的文化传承中,中国硬木家具的故事十分精彩,据方海所著的《现代家具设计中的中国主义》一书介绍,“这些传统手工艺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其精湛的技艺、简洁的造型、均衡与协调都源于中国传统的木建筑。”每个时代对一种家具的欣赏总是取决于社会风格品味的潮流。

s4.jpeg


那么,如今社会风格品味的潮流又是什么?当马蹄踏过后的狂沙逐渐消散,东西文化之间的壁垒日益削弱,从而引发基于全球化后家具品味的新思考。传统意义上的红木家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罗汉床、官帽椅、各种格架、床榻一类的物件,但现今所制成品,除了品质无从臧否之外,更难说在设计上有所突破,纵使在近十年中,国内涌现出一小撮以复兴“东方审美”为核心的设计师原创品牌,也会因面临设计与生产,管理与推广难以兼顾等一系列问题而发展缓慢。在年轻人接受北欧和意大利为代表的西方家具风格影响下,“红木家具”隐约间成为了与时代潮流不相称的指代,甚至一不小心还会与“土豪”二字挂钩。的确也是,在笔者访问国内原创设计品牌Grado创始人、设计师柴晓东时,他就例举了一个代入性很强,却又不显陌生的案例:有一回,他带着合作多年的意大利设计师一起去朋友家做客,朋友深谙经营之道,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富豪。拜访过后,这位意大利设计师不经意地冒出一句“disaster”,暗指其家中用具陈设毫无品味可言,让人回味良久。如果失却了品味和现代语言,收藏红木家具这件事本身也变得无所适从,若只求增值,为何不收藏红木本身?

s5.jpeg


明清家居馆按照明清时代的起居方式来陈列


s6.jpeg


官帽椅


s7.jpeg


在上海博物馆四楼的明清家具馆内,进门一瞥就能看见排列齐整的名贵木材及其介绍。如此,观众得以明白“十檀九空”的珍稀,闻见黄花梨木的香气,名贵木材本身足以让人情不自禁地去喜爱、观赏和驻足。馆内家具的陈设绝非无序地罗列,而是按照明清时代的起居方式精心“策划”出的一条学习线路,让人不时发出“原来,古代文人生活得如此精致”的感叹!

陈列在博物馆中,每日迎接千百人的观摩,王世襄在近半个世纪的收藏生涯中,辗转于各个明清家具产地,他的目的绝非为了把玩娱乐,或是沽名钓誉,更不屑于“收藏以增值”的世俗做法,反而耗尽大部分资财,过着拮据而有意义的生活,最终将毕生所习转换成近三十万字的《明式家具研究》,让文化和经典得以传承,收藏的价值得到升华。

s8.jpeg


《明式家具研究》


诸如此类以“学习交流、传承经典”的收藏案例在国内外并不罕见,中国家具的对外影响也随着十六世纪新航线的开辟而深入欧洲,首先是十八世纪三十年代竹制家具的盛行,硬木家具的“出境”则要延迟到欧洲现代主义运动开端的上世纪二十年代,其中也包括了闻名于世的“现代主义丹麦”设计经典。1937年,一张官帽椅漂洋过海去往丹麦,被时任哥本哈根艺术学院家具学校校长卡尔·克林特所“收藏”,刚从英国和法国装饰风格中解放出来的丹麦设计正在寻求自身的方向,克林特注意到了这件官帽椅简约的外形和椅背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流畅曲线,更为神奇的是整件座椅没有使用一根螺丝钉,而是利用“榫卯”结构进行连接。于是,他让家具学院的所有学生每日临摹线条、拆解研究,加上丹麦特有的环境背景,最终形成了自身的设计体系。

s9.jpeg


官帽椅扶手细节


“椅子大师”汉斯·瓦格纳就是中国椅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尽管他本人从未亲临中国。经过几年的琢磨,瓦格纳设计的“China Chair”、“The Chair”等系列受到诸多关注。1950年2月,美国《室内设计》杂志通篇对1949年秋季“哥本哈根匠师协会家具展“进行报道,引发了全美对丹麦设计的收藏狂潮,彼时的美国电视台台长就是一位忠实的“丹麦粉”。其中,最有名的事件之一就是1960年约翰·肯尼迪和理查德·尼克松的电视竞选辩论赛,肯尼迪在台长丰富的家具藏品中一眼相中“The Chair”,于是,人们此后便以“肯尼迪椅”称呼之。这股“丹麦热”之后吹到日本,又至宝岛台湾,出现了织田宪嗣、林东阳等一批家具藏家,也将心得体会编纂到《名椅大师 丹麦设计》、《名椅好坐一辈子》等著作中,供人参阅学习。2013年,上海宝山区的逸仙路上,叠·UP美术馆(现上海丹麦设计中心)在一堆集装箱搭建而成的展厅中,“横空”陈列出成批丹麦经典古件,其中包括了被称为“丹麦木匠第一人”的约翰纳斯·汉森的珍贵藏品,一时间在沪上家具界掀起了“丹麦热”。经过一个世纪的辗转,“硬木家具”历尽千帆,形成了自我循环,就像生命中的知音一般,无须刻意却终将遇见。

s10.jpeg


瓦格纳设计的“China Chair”


s11.jpeg


“The Chair”被肯尼迪垂青后,又称“肯尼迪椅”


s12.jpeg


丹麦设计中心实景,图中为泰迪熊椅


s13.jpeg


知己难觅,知音难求。收藏的意义剥离到了这一层,也无所谓数量的多寡了。

我们通常在欣赏一件家具作品时,会追溯其灵感来源,设计师会师法经典,师法自然。但设计终归是一门解决问题的学科,不似艺术,可以放浪形骸之外,并创作出可以滋养灵魂的作品来。上文提及的汉斯.瓦格纳在设计“大众买得起”的家具作品之余,也会挑战工艺技术、制作和美学的极限,包括“The Chair”、孔雀椅、侍从椅等创作,这些精湛的木工作品随着那一时代木匠大师的离去,愈发显现出艺术品的气质来。或者说,它们已经褪去了日常家具用品的身份,已然跻身艺术品行列中。“收藏之,欣赏之,寻求视觉视觉和精神上的愉悦,”目前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艺术课程的艺术家倪志琪,他对艺术品的归纳言简意赅,“其最高境界应该是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贡献。”

s14.jpeg


《书上的记忆》


倪老师的工作室中就散落放置着几件瓦格纳经典作品,用其话说,这样具有时代感的创作可以与灵魂深处对话。每日在桌旁坐定,他都会情不自禁地静静凝视它,似乎要在穿越时空中寻求灵感,而“时间”恰巧也精准概括了他长期形成的艺术风格。就像马可.斯科蒂尼为他的新书《书上的记忆》作序中写道:“时间性”成为了贯穿倪志琪的绘画与摄影领域最为重要的主题,其绘画作品与摄影记录了流逝的,却又无法定义的时间......同时,尽管倪志琪的绘画作品以完全抽象的几何图形出现在我们面前,但如同其摄影作品中纪录中断时间的记忆却从未消失,相反在宁静氛围中继续为我们所感知。

s15.jpeg


每日在桌旁坐定,他都会情不自禁地静静凝视工作室中散落放置的几件瓦格纳经典椅子作品,与之对话。

也许,在去除了一切表面的繁华与浮躁后,能在人们心底留下和感知的还是由具体物件所凝练出的对生命的思考和内心深处的记忆。行文至此,笔者不禁联想到三年前的台南之行,“建筑哲人”毛森江在他的毛院子中,放置了一张用整块台湾水杉制成的大长桌,亲友围绕其间,一不小心留下的茶印或孩子嬉闹中刻下的划痕,都会在长大过后成为斑驳记忆中美好的回忆,怎舍得将之丢弃。无怪乎许多人在搬家时,总会不惜力气也要留下一些旁人看来老旧破败的家具。

如此,家具收藏又何尝不是一场穿越时光的修行。

s16.jpeg


s17.jpeg


“建筑哲人”毛森江在他的毛院子中,放置了一张用整块台湾水杉制成的大长桌,围绕其间所有的痕迹都是记忆。

内页欣赏

(点击查看大图)
s18.jpeg

s19.jpeg

s20.jpeg


免费杂志获取渠道

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城区内部分区域

华侨城集团公司本部一楼前台、华侨城汉唐大厦大堂前台、华侨城创意园E5栋一楼(星巴克咖啡馆北门)展架、华侨城创意园E6栋宣传走廊展架、华侨城创意园F1栋通道(高文安面馆对面)展架、华侨城大酒店大堂、威尼斯酒店大堂、欢乐海岸蓝楹湾酒店、欢乐海岸蓝汐酒店、何香凝美术馆前台、华美术馆前台。

官方微信号免费赠阅

step2:转发本条微信于朋友圈并截图

step3:留言发送你认为园区最美的一景照片或对于我们杂志的建议,与朋友圈截图一起发送到微信后台

仅需3步,就将有机会获赠本期杂志!名额有限,先到先得喔

记得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姓名+年龄+职业+联系方式+详细邮寄地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