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岩,冲天去也要接地气

[复制链接]
悟空 发表于 2021-2-22 05: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攀岩,冲天去也要接地气-1.jpg


一个小朋友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学习攀岩。

新业态调查

“攀岩实现了我的大学梦。”广东怀集少年卢存奀是广东攀岩国训队现役运动员,也是广州体育学院的一名大学生。由于攀岩运动被列入全国大学部分院校的高水平体育单招之一,作为国家一级运动员的他顺利考入大学。2024年巴黎奥运会攀岩单列的速度赛项目将是他冲击的目标。对他来说,近一年来,攀岩行业有着令人惊喜的转变,业内人士亦认为,攀岩进入院校是普及的开始。

然而,攀岩人数基数依旧太小,而行业标准规范相对落后,制约行业市场化的进程,也给其进入中小学带来阻碍。“基础建设已经铺好,体教融合是发展契机。”行业专家表示,突破行业瓶颈需要推动标准和规范与时俱进,并实现其体系化发展。

策划/赵亦平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琳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莫伟浓

攀岩行业机遇与挑战

趋势一:广东开始建立专业人才培养机制

“中国速度攀岩已再度崛起,一批世界级的速度攀岩运动员不断涌现出来,他们在比赛中相互激励、相互成就,一次次超越自己,超越世界纪录,中国速度攀岩将开启一个崭新的时代。” 在中国顶尖赛事中与高手频频过招的卢存奀感受到行业的风起云涌。

“跟普及率极高的大众性项目相比,攀岩确实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如果说攀岩还没有发展起来,只能说没有充分了解攀岩这一新兴项目的发展规律。” 中国登山协会青少年委员会副秘书长、广东省攀岩协会副秘书长白玲认为,从项目自身发展进程来看,近几年攀岩的发展相对早期发展来说,已有长足进展,专业技术人才队伍也越来越雄厚。她以湖南为例子,自专业队组建后,历时一个全运周期,竞技人才的梯队培养就已初见成效:“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广东攀岩正处于项目发展的上升期,竞技力量厚积薄发,市场潜力也不容小觑。”

据了解,在专业队组建之前,广东的攀岩选手都以俱乐部为单位分散组织训练,目前可参赛并在全国名列前茅的运动员人数约10人,主要集中在广州、深圳、珠海、中山等地。2020年,中国攀岩联赛共设三站,广东省攀岩队7名运动员分别参加了三站比赛,并在比赛中共计获4金4银2铜。2020中国青少年攀岩公开赛(绍兴)为全年唯一一场青少年赛事,广东有7家学校/俱乐部共27名运动员出战,获得了8金9银1铜。

2020年,广东组建攀岩专业队,又成立了广东省攀岩协会。“既有主导、主抓,又有投入和资源汇集,广东的攀岩还将再上一个台阶。”白玲认为,对市场的促动,最直接就来自向竞技队伍输送人才的俱乐部之间存在竞争压力:“随着明年省运会中攀岩比赛的首次亮相,各个地市应该很快也会建队,攀岩行业将从以前的开放式生态慢慢形成闭环。”她预测,商业攀岩馆的数量也会逐步增加。

趋势二:“体教融合”处于磨合阶段

不过,攀岩人口基数太小依旧是业内最为担忧的问题。广州体育学院休闲体育与管理学院教研室主任翁家银教授透露,据调查,2018年,中国攀岩人数为2万-3万人,而美国攀岩人口每年以10万人的速度增长。据其不完全统计,中国数千所高校中,约有100多所具备攀岩场,而美国几乎每一所高校均配有攀岩场。据他了解,广州约有10所左右的高校有攀岩场。

“攀岩进入院校是普及的开始。” 不过翁家银发现,高校里的学生是流动的,他们虽然在大学里接触到攀岩,但是就业后只有较小可能保持攀岩的习惯。

自2008年开始到2013年,他在广州体育学院带出了不少攀岩冠军,但因为学校没有攀岩场,每次授课都要到附近的军体院暂借场地,2013年取消了攀岩课。2019年,因为学校终于配备了攀岩场,翁家银又开始带领攀岩队。按每年平均招进5名-6名攀岩运动员算,翁家银已经带出了40名左右的攀岩运动员,其中不乏后来的中国大学生队主教练、全运会冠军、国家集训队教练员等,但最终从业的只有50%左右。

“新事物在高校能最快被接受。” 翁家银认为,如滑板、扁带等,进高校后迅速被推广,但是如果要真正普及起来,还是要回到最基础的环节——中小学:“就像扁带,2017年立项后至今已经举行了三届锦标赛,但光靠高校,进不到中小学,难以真正发展。”

攀岩进入中小学具有可行性吗?“攀岩项目不仅仅能锻炼身体素质,还能拓展心理品质,培养勇敢、顽强的特质,其三种比赛模式考验的是速度、难度、抱石能力,正好体现‘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是体力和脑力结合非常完美的运动。” 在翁家银看来,这项运动非常适合用于培养青少年,另一方面,攀岩赛事系统已经形成链条,包括奥运会、世界锦标赛、洲际比赛、全运会攀岩赛、全国攀岩锦标赛、省运会攀岩赛、中攀联赛、希望之星、青少年锦标赛等,赛事又支撑了相关政策的出台。

“跳绳为什么能大热,就因为进入了中考必考项目。”他举例,跳绳是比较简单的运动,在没有作为体育项目的时候可以作为游戏,成为中考必考项目后,跳绳产业也随之发展,“从培训机构到跳绳产品,整个闭环已经形成。”

“基础建设铺好了,剩下的是体教融合问题。” 翁家银将目前的阶段称为“磨合阶段”,“试点工作正在推进,我相信效果肯定有一天能显现。”

问题

行业标准规范有框架、没细化

与此同时,业内聚焦于行业发展的另一个瓶颈——标准、规范相对滞后。翁家银称,目前还未有全国性的攀岩场地标准、行业标准,攀岩行业主要由攀岩俱乐部组成,进入门槛较低,有的经营者对于场地、设施的要求并不清晰,甚至行业的定价体系也不统一,运营上也存在不健全的情况,令行业发展受到一定限制。

攀岩馆经营者刘先生(化名)在办理高危经营许可证时,工作人员提出标准中有“一条赛道需要配备一名保护员”。刘先生对此啼笑皆非:“我的馆有10条赛道,我怎么可能养10名保护员?”按照业内的实际情况,该要求应该理解为“每一条赛道在有人攀爬时都需要配备一名保护员”。

白玲补充称,如今不少攀岩馆为了节省人力,使用自动缓降器,安全性也相对可靠,但标准里就完全没有提及这种设备,与实际情况脱节。“行业与时俱进,标准也要与时俱进。”白玲说,未来将会有更多新的设施设备、新的岩馆类型、新的攀爬方法出现,比如现在的岩壁是固定的,靠人工定线,未来的岩壁可能可以调整倾斜度,可以通过小程序线上定线确定攀爬高度,而这些新情况都不存在现有的标准和规范里。

“规范只是泛泛而谈,有框架,没细化。”多名攀岩馆的经营者向记者反映,他们都曾考虑过如何在攀岩上“加花”,加大趣味性、游乐性,比如有的加入灯光、音响设备,营造游乐气氛,有的尝试加入一些大众化的设备比如轮胎等,但是最终因为不符合已有的攀岩场地标准而被叫停。

其他相关管理规范也有可能对攀岩行业形成制约。在黄埔区经营攀岩馆的茂哥称,进商场成本很高,因为室内立岩壁,至少要求200-300平方米的平面空间,而且高度通常需要12-15米,只能选择中庭的空间,但遇到能拿下中庭的机会简直可遇不可求。另一名攀岩场运营者则表示,自己在申报初期,相关管理部门要求该场地需要通过消防检查,但岩场不是建筑物,只是构建物,无法获得消防部门的相关证明。

观点

攀岩要降低门槛更“接地气”

广州体育学院副校长、广东省攀岩协会主席朱征宇介绍,攀岩运动在中国开展的时间不算长,只有二三十年,又被定性为高危体育运动,理应有比较规范的行业标准,但目前行业标准不够清晰,“有了运动技术标准、场地设施标准和活动安全标准等,从业者才能根据规范行事,管理者根据标准管理、引导,才能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据了解,目前国家有关于攀岩场地的标准,但随着行业发展,还需要改进、更新换代。朱征宇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的攀岩场地标准主要是竞赛场地标准,属于国际标准化的规定。但在群众中、市场中,不一定需要按照这个标准。白玲则指出,理论上运动项目由单项协会管理,攀岩场所的规范应由协会主导,但因为此前各地未成立专项协会,因此也没有形成可运行的规范。不过,五六年来,她一直参与攀岩各方面规范性文件的编制,包括攀岩培训的教材,青少年等级分类标准等,各项工作正处于逐步推进和规范的进程中:“我们要把更多可能的情况纳入标准和规范里,让它们更可执行,也让更多部门通过看标准就能理解行业的情况,帮助行业更好、更规范开展经营。”

朱征宇进一步指出,攀岩运动也该走大众娱乐路线,如果完全按照国际竞赛标准就太单一,而且有一定门槛,只有降低门槛,这项运动才有基础,才能深入发展,才能喜闻乐见。“中国可以吸取国外的经验,参考亚洲人的身高、体能特点等,结合社会需求,对攀岩进行创新。”他认为,无论是攀岩场所、线路还是技术方法,都可以进一步细化,比如提供给7岁小孩的玩法,提供给青少年或长者的玩法等:“攀爬是人类的一种本能,跟日常生活非常接近,只要发展得好,无论是儿童还是长者都有可能喜欢、参与。”朱征宇说。

作者:林琳

来源: 广州日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

帖子11152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