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路人,带大家走进酒吧这个‘垃圾堆’

[复制链接]
集装箱坊 发表于 2021-4-21 05: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今年二月我辞职在家一个人生活,没事儿的时候做做帮别人写文章的兼职。因为是我一个人生活,有关生活的压力可能没有其他人大,所以也还算能凑合着过。

昨天元宵节,因为连续在家里面待了一周,实在是太过无聊了,于是一个人跑去酒吧蹦迪。节日的朋友圈都是热闹的,但我大多数朋友其实还是被困于工作之中。甚至在我出发之前,另一位朋友误将我当成客户,还给我发来了很多产品信息,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居然在这个节日这么晚了还没有下班。

之前有一位朋友评论说有关这一类的文章要少写,在此向您道歉。一方面是这些文字写下来舍不得浪费了,另一方面是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正身处酒吧的嘈杂环境之中,我一个人一个位置,不需要和任何人交流。因此,即便背景音乐喧闹,我也还能勉强的保留自己的思绪。我不会带着任何感情色彩,只是陈述一件事情。

我不知道写什么,只能从一个路人的角度出发,尽可能描写我看到的所有人或事。

人们都说酒吧是个‘垃圾堆’,一般人不会在垃圾堆里寻找爱情,大家彼此心知肚明。但我眼中的酒吧更像一个充满了各种音乐,各种灯光色彩的动物园。这个动物园的动物们神态各异,看起来算不上有趣,但都还比较有意思。

一般的酒吧有卡座,散台;也分楼上楼下。人群挤满了楼上楼下,热烈的背景音乐和喧闹的人声也充斥在各个角落。因为去的时候比较晚,元宵节人又比较多,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中间的位置了,所以只能先暂时到角落的散台等待。

我穿过推推搡搡拥挤的人群,一路低着头,感觉自己就像是集装箱里面的沙丁鱼,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一步一步往前游,费了很大的功夫终于找到一个角落空余的位置。

而我也正是在这个角落开始观察着这个环境中的每一个人,开始有时间想象这个集装箱中的每一条‘沙丁鱼’。

之前有人说过富在卡座无人陪,穷在散台有人追。这句话大概是调侃很多没有钱的年轻人身边却有很多姑娘,可我觉得没有必要。你所处的位置不同,能够得到或者感受到的自然也不会相同。而说出这样话语的人,其实你自己也是矛盾的。究竟你是希望自己的身边也有姑娘呢还是不希望呢?

城市里有不同的道路通往不同的目的地,公交车路线有通向博物馆的,也有通向酒吧的。你的人生也会遇见不同的人,有让你感觉值得尊敬的人,也有让你感觉到厌恶的人。

平和的看待每一件事情就是对别人最大的尊重。

背景音乐是震耳欲聋的,酒吧的音乐肯定不能平缓,平缓意味着冷清,这对酒吧来说是致命的。人们来到酒吧就是为了释放自己的压力,有人选择安静的场所,就有人会选择热闹的。这种形式如果发生改变,那酒吧称之为酒馆更为妥当。

我有时候也会恶趣味的想象,假如突然之间灯光爆裂,设备损坏。这个拥挤的集装箱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论是好还是坏,我都相信那个时候一定更加精彩。

我来这里是通过一个签酒的朋友介绍,他和我认识了许久。他每天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群,因为我可能在与之交流的过程中更显谦虚,所以我即便每次一个人去都只是订一个两百元的散台也不会显得不耐烦。

签酒的生意有好有坏,销售的能力就看能不能维护好自己的客户。他的微信好友大概超过几千人,通过每天在朋友圈或者交友群更新不同的内容场景,吸引着不同的人群来支持生意。

听他说有的时候一晚上忙不过来,有认识的人来喝酒便要赶去应酬。其实也说不上认识,只是别人到了这里,总归是要表示一下类似于主人公一样的敬意。生意好的时候便要连着在几个散台或者卡座中游走,维护好关系。

有的时候一晚上也见不到一个客人,生意冷清。晚上八点钟到酒吧门口坐着,尽管已经想尽了办法发布消息,但依旧没有人光临,只好守了几个小时以后回家睡觉。

像一个孤独的守望者。

看着他硕大的啤酒肚,也感到好笑,不至于嘲笑的意味,也不至于产生没有意义的同理心。每个人都要生活,加油就好。调笑着碰一下他的肚子,再和他干一杯酒便各顾各的。

有的人有钱,订台便是选择最贵最好的,位置也要最中间,这种时候他的提成便能拿的多一些。有的人没钱,订台便是凑合即可,甚至是像我一样的散台,一个凳子一张桌子便能满足。

不过能够提供大单的客户总归是少的,最多的还是一般人。他和我聊天说我是唯一一个认识了快两年,却每次都是一个人来的人。我有什么办法呢,大抵还是不愿与人交流的缘故吧。

不同的人就像不同的行走在江面上的船只,虽然我们会相遇相识相知。但更多的情况下都是一个人在江面航行,极少有船只会架在一起,或许有那种并排的,但分散开来,个体始终是个体。

签酒的人现实,遇到有钱的客户,话也会多些。遇到没钱的客户,话就相对少些。这是生存教会每个人的道理,如果一个陌生人不能给你带来足够的利益,那么在他身上花费的心思和工夫大可不必那么多。

大多数签酒都会用建群的方式吸引人,通过将不同的人聚在一起聊天来产生签酒成功的可能性。这个时候聊天的尺度把握的很好,因为男男女女都有,便会说有好看的小哥哥或者小姐姐,有好看的嘉宾或者好玩的活动。总之,一定要吸引人。

我在角落一个人坐着,身边会出现不同的服务员。我也和他们交流,才发现原来这部分人大多数都是兼职。培训的时间不长,只需要记住自己今晚应该负责哪几张桌子位置即可。也许其他的地方有固定的,那也不是我太能够了解的。

就像冷冰冰的机器零件,在机器运转的时候,每个零件都是沉默的。

每一次去看到的服务员都不一样,交流的便要少些。我在角落趁着服务员上酒的时候和他攀谈,他的话语也不多。因为有不同的桌子需要上酒,总是相对显得更焦急一些。

服务员们穿梭在这热闹的氛围中,给不同的人上酒。假如我把酒吧看作动物园,那么这群人就是酒吧里的饲养员。他们听从指令,给不同的人端上不同品种价值的酒。

上完这座便赶去下一桌,从事的工作麻木简单,机械而重复。这种工作的工资相对较低,但是少了他们,酒吧的运转也难以维持正常。

他们在各自负责的区域范围内,为客人开酒,也为客人把喝光的酒瓶收走。如果能够有一段休息的空隙,也不能乱跑,要时时准备着为客人们提供服务。

酒吧是杂乱的,喧闹的,灯光也永远不是明亮的。像我这样一年去一两次的人是从来都记不住厕所的位置的,只能依靠他们的指引。

服务员们安于现实,没有想过要通过签酒的方式赚取更大的利益。他们其实更乐于用自己的行动去换取收益,尽管简单,但也知足。他们身着颜色算不上亮丽但足够显眼的衣服,让你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他们并寻求帮助。

像黑夜里的灯,这个意象很好,可能用来比作服务员没有其他事例一样美好,但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中也比较适合。

酒吧里面是绝对不能缺少舞女的,如果你是第一次去,或许还会因此而震惊。她们穿着暴露性感,在聚光灯下舞蹈。不同于剧场中的大舞台形式,更多的是充斥在酒吧各个突出的位置。

她们要照顾到所有的观众,让即便像我这样身处角落的人依旧能够看清这妖娆的姿态。想起了抖音上人们对美女的评价:这还真不能怪纣王。

还有的出现在迪台中间,四五个姑娘一起舞动身躯,为这个本就喧闹的场景再添上一种气氛。古往今来都是这样,说不上是好是坏,所以请理性对待。

舞女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大家想象中或许是唐宋元明清之类的,但其实最早出现的日期不会晚于周朝。孔子就有句话叫做,“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但即便是圣人眼中不好的事物,也依旧流传至今。

大多数舞女看起来都很年轻,但其实也有上了年纪,或者说做了母亲的。我想说的是在人们除去固有的那种不好印象之外,也希望多一点宽容。有的舞女或许是迫于无奈,我签酒的朋友曾和我聊天的时候谈到过,台上的其中一位舞女其实白天打工,晚上兼职都是为了家里的孩子。

我便升起极高的敬意,我也是一个普通的愤青,但是对这样努力生活的人们,我始终抱有极大的尊重。至于其他人,或好或坏,与我何干呢?

没有经历过别人的生活,就不要轻易的下结论。没有经历过别人的磨难,就不要轻易的说无所谓。如果你是笼子外的人,就请不要对笼子里的鸟说慈悲为怀。

酒吧里有舞女就得有保安,不少喝醉酒的客人出了很多洋相,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保安上前制止。相比我们在小区中常见的颤巍巍的保安大爷,这里的保安必须是魁梧的。不知道曾经的身份是什么,会不会像我想象的类似退伍军人之类的。但是一定要壮实,要能镇住场子。

安保们不苟言笑,就像每一个在酒吧里面工作的人,他们看腻了。舞女们在台上表演,对我们来说是一件新鲜有趣,但是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保安们看着来来往往各有心思的人群,也没有探究的想法,只要日复一日的维持秩序就好。

他们训练有素,通过耳麦联系,用最小的动静处理掉一切事情,让热闹的场所始终保持着热闹。

他们可不会像我一样关心多余的事情,毕竟像我一样‘闲得慌’的人太少了。

除去这些,还有不同的DJ不同的嘉宾。他们在不同的时间段驻场,参与一个酒吧组织的活动。如果说我们是集装箱里的沙丁鱼,那么他们就是那只活跃好动的鲶鱼。

DJ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和全场人员互动,而不时到来的嘉宾们也要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总之,一定要让整个场地像即将爆炸的炸药桶一样,燃但却不能爆。在掌握的尺度之内配合着潜藏在人群之中的’气氛组‘之类的,调动每一个人的积极性。

来到酒吧的男人们莫不过是有钱的和没钱的,心怀鬼胎或休闲娱乐的。因为我所处位置只是一个散台,我能接触到散台的人员也比较多,相对接触到卡座上一掷千金的人群较少。

我在散台边上一个人喝酒,看着周围的人群。有玩笑的,有打闹的,有拼酒的还有蹦蹦跳跳的。

我看到一群男生坐在一起怂恿身边的同伴去搭讪某一个女生,在这样的环境烘托下,只要长得不是太过意不去,一般搭讪都能成功。女生们在这种时候对这种友好的搭讪表现出来的回应也很友好。搭讪成功以后发展如何就看你自己的心思和个人能力了。

而即便被拒绝了也无所谓,换一个目标就好,在这种时候真正用心的人真的不多。

我看到两个人拼酒,我在任何情况下喝酒都是克制的,不是我不能喝,相反,我的酒量相对较好。只是我更喜欢慢慢喝,有的时候我还没有开始,身边的人都倒下了。但是看到这种对瓶吹酒的人,他们的愉快或许正是我羡慕不来的。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是和善的,因为这是个拥挤的环境,磕磕碰碰在所难免,陌生人之间碰到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和一个简单的道歉便能释怀。人们也都乐于理解,显得更加宽容大度。

但也有脾气暴躁的,两个人互相盯着,大有一言不合便动手的趋势。只是一方面场地之中实在是施展不开手脚,没法子选择算了。另一方面也或许思考了一下动手之后会付出的一些代价,不太值当,也就不了了之了。

有的人旗鼓相当,也有的人气势上有一点差距。

这就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笑话,用在这个场景里面就是:你社会精英,我不在乎,你人民教师,我不关心,你白衣天使,我不看重,总之,你爱谁谁,但你如果是街头混混,那我便是对你抱有极大的尊重的。

我其实也曾有幸看到过一次土豪一晚上豪掷五十万办生日,大半个酒吧的桌子上摆满了昂贵的酒瓶,这些酒瓶都显示着主人公的财富与实力。其实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上文没有提到的一种陪酒的职业,每让老板们多开一瓶酒就能多收获一点提成。

有钱人开卡座喜欢在要么选择楼上,要么选择酒吧最中央的位置。要么是自己和朋友在酒吧楼上置身事外,冷静的看待这种底层的喧嚣,要么是融入进来,用最显眼的位置展现自己的身份。

其实我曾经自己一个人去卡座的时候也受到过这种接待,不过相比其他卡座上的人,我要显得更加捉襟见肘一些。我从不吝啬于展示自己的窘迫,因为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在我不在意的人或事面前展示出来,这对我产生的影响不大。

卡座上的服务要比散台的多得多,针对有钱人,项目总是多种多样的,你可以选择让一位小姐姐为你跳舞,一首歌曲大概两百快左右的价钱,也可以让小姐姐陪你谈谈人生理想,价格也还算合理。

酒吧里除了我这样的奇葩,大多数人都乐于展示出自己最好的一面。有钱的男人们展示华丽的服饰,名贵的配饰;没钱的男人们展示俊美的面庞,儒雅的气质,甚至是壮硕的肌肉。而女人们更多的展示自己傲人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美丽的外表。

人们的情感在这里得到宣泄,每个人在社会中生存到了一定的阀值都可以在这里得以释放,总归还算是个不错的地方。

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我签酒的朋友告知我场地中央有了多余的位置。便很热情的将我的位置从边缘移动到了中心,让我和另外两个小姐姐拼桌在一起,虽然更加热闹,但也更加拥挤了。

两位小姐姐一位是做有关升学教育工作的,一位是做销售的。妆容很精致,打扮的很好看。她们显得比我更加热情,没有像我一样枯燥乏味,即便对我这样一个样貌普通的陌生人也十分的友好。

这种环境中交流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你即便面对面坐在一起也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我也没有心思去交流,我的本意是趁着这会儿功夫写完这篇文章,这样我第二天又可以更新我的头条了。但虽然是陌生人,她们也不想让我一个人拿着手机码字,于是挥舞着我的手臂,融入这嘈杂的音乐之中。

不论认识与否,终究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其实在这个环境中,不论熟悉还是不熟悉的人都可以手牵着手一起蹦迪。而一段时间后,我才终于又终于有时间思考,让看完男生的我开始观察身边的女生。

抛去一切成见不谈,酒吧的女生是好看的。当然,这种好看是相比于她们个人在平常的生活中。我不想用性感这个词语形容她们,这样不够全面,但酒吧的女生打扮的是精致的,衣服搭配也更加靓丽。

你能看到大多数女生容貌美丽,妆容精致,但也能看到还有女生依旧平庸。只是总归要比平时更在意自己的‘颜值’了。

其实听别人讲过,也在签酒群里了解到过。很多女生有蹭卡的行为,就是说自己不给钱,但是可以蹭着别人的卡座去喝酒玩耍。这个地方的所有人对这种行为都是默许的,像我签酒的朋友有时候也会发出消息,男生拼单,女生免费之类的。

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有的‘直男’觉得不行,必须要各给各的。但是在实际遇到的情况下,反而是直男们更愿意让女生蹭卡,一些人不懂拒绝,一些人不想拒绝,一些人求之不得。

除去蹭卡的,也有开卡座的,也有开散台的。人们对这个场所的女生印象不好也来源于这里的女生更加自由,更不受传统的束缚。我从不带任何有色眼镜看这种事情,管我屁事儿。

在和两位小姐姐坐在一起的时间里,我也和她们交流,了解到一些她们的想法。在她们的眼里,来酒吧最多的还是放松自己,喝酒不耽误事情,总有有一个度,知道回家的路。而她们来酒吧的次数不多,每一次都有一个足够支撑的理由。

有的女生依旧是清醒的,她们更加理性的看待一些事情。别人怎么说其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自己开心。也许是生活中的挫折,也是是情感上的不顺。她们没有想过要在这里寻找爱情或安慰,只是外表热烈但内心淡定的消磨时间。

但有的女人是愚蠢的,究极之愚蠢。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居然能够喝的不省人事,不论是自己喝还是被别人灌的。总而言之,愚蠢。我写这段话不是因为我真的因为她们的神态或可能不自爱的想法生气,单单只是因为刚才一个男生抱着一个喝醉酒的女生从我身边走过,撞翻酒瓶,打湿了我的裤子。

我气愤的想着,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男生女生存在,酒吧更显得像‘垃圾堆’了。有人觉得酒吧不好,是因为在酒吧‘角落’中存在的一些价值观实在难以让人认同。但对于这些事情,我都能够理解,一方面是与自己无关,一方面是价值观不同本身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觉得不好真的只是因为酒吧中的某些人愚蠢的像是低能儿,我是一个没有成功的人,但我尚且保留着自己的判断力。而这些‘低能儿’们在这样的场景中,很容易就忘掉了自己的本质。男生狂妄,女生愚昧,一个能够在这种地方都被人灌醉的人实在不算是一个聪明有主见的人。

其实不论男女,不论好坏,酒吧始终是一个不招大众喜欢的地方。但它始终存在着,谁又能强制别人关门呢?我始终相信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个人,和场景是没什么关系的。虽然这场景的色彩可能不是那么好看,但既不能怪谁,也怪不了谁。

而如果仅仅因为身处这样的场景之中就迷失了自己,那只能怪你自己的自制力和社会认知能力不足。

在二十岁到三十岁的时间段,长辈们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偏要做什么;三十岁到四十岁的时间段,人们有了一定的财富基础和社会阅历,一般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四十岁到五十岁的年龄段,我猜测大概应该是能够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而五十岁以上的人,大多可能已经到了人生最成功的时候,这个时候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了。

所以其实很多时候,即便人们都觉得酒吧不好,但是年轻人们依旧乐于去这样的地方放松自己。这或许也是一方面的原因呢?

人们的道德在酒吧嘈杂的背景音乐和喧闹的人声中受到了一定的削弱,关于自由的情感却在这个时候被无限的放大。

时间到了深夜,我不知道自己写的怎么样了。我写这个一方面是简单介绍了一下酒吧的场景人物,一方面是希望大家平和的看待这件事情。

我在酒吧待了三个多小时,这几个小时中让我想到刘慈欣先生的《三体》中的一句话,麻木的智力抑制状态。我觉得这挺适应于酒吧中的绝大多数人。而少数清醒的,也不过是清醒的智力放逐状态罢了。

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是这样,最后想说的都是希望大家理性的看待一件事情。至于文章好不好,有没有意义,各位自由发言。虽然还是有很多地方没有写到,很多想法也只是我来源于我自己。但桌上的酒喝得差不多了,我来这里打发无聊的时间也足够长了,我就应该回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