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洋货轮大战海盗:煤油弹、空气炮、高压电网、秘密安全舱最多躲3天;被火箭炮瞄准,满船弹孔是常事

[复制链接]
悟空 发表于 2021-4-23 21: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孟繁勇 编辑|崔世海

原题:远洋海员的1001种危险: 遭遇海盗仅是其中一种

一艘远洋货轮航行在亚丁湾,海员陈军正端坐在甲板上钓鱼,此前同曾钓到过鲨鱼,陈军不服输,也想钓一回鲨鱼。

目光随意望向前方,陈军猛然发现远处四海里左右,有三艘小船。正要将发现告诉同伴,便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别钓鲨鱼了,快回舱里来,咱们可能遇到海盗了。"陈军赶忙收起钓具,这时发现驾驶台层内的海员手拿高倍望远镜,正在观察那些小船。

陈军不由地紧张起来。亚丁湾区域,被国际海事组织划分为海盗猖獗地区。该区域大型货轮往来频繁,很少遇到小船。看到小船尾随货轮,或在某处停止不动,极有可能是海盗。

遇到海盗,是远洋海员最担心的事情。这些海盗手持AK47,船速快,数艘包抄远洋货轮,登船之后,稍有反抗,杀人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小船距离远洋货轮三海里左右,陈军从望远镜里看到并无异常,随着海浪轻微摇晃,慢慢悠悠在海面航行。距离2.5海里左右时,突然加速,驶向陈军所在的货轮。陈军叫声糟糕,多数时候,只有海盗才会追赶货轮。小船向货轮冲来,十有八九,这是遇到海盗了。

遭遇海盗

海盗强行登船,后果不堪设想。陈军曾有一个同事,后来去另一艘远洋货船工作,便遭遇了海盗。同事发过来的微信图片显示,驾驶台墙壁、船舷等部位,被海盗的火箭弹击中,货船伤痕累累。

海盗乘坐的快艇,最快可达22节,追击庞大的货轮优势明显。海盗有武器,AK47、火箭炮等等,几炮下来,有些货轮被逼停,海盗绳钩搭上货轮,登船之后难料结果。有的船员反抗,被逼跳海淹死。更别提一艘远洋货轮千万美元的造价,海盗往往狮子大开口,要求赎金数百万美金。

幸亏那艘船防备措施不错,煤油弹、高压电网都用上了。船长经验足,当时便命令船舶以S型航行,可以形成水花阻碍海盗的快艇。

一场抢劫与反抢劫的战斗开始上演。海盗持有半自动步枪、散弹枪、火箭炮,打得货船上到处是黑烟。

远洋货轮大战海盗:煤油弹、空气炮、高压电网、秘密安全舱最多躲3天;被火箭炮瞄准,满船弹孔是常事-1.jpg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僵持,海盗至少发射了十余发火箭炮,三十多名海员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终于在长时间的拉锯战后,海盗放弃了追击。陈军的朋友这才逃过一劫。

海盗事件,看着离现实挺远,似乎只在影视剧中出现,但亚洲反海盗及武装劫船区域合作协定信息共享中心发布的上半年海盗事件报告显示,2019年1月-6月,亚洲共报告了28起海盗和海上武装抢劫事件。亚洲海域报告的海盗事件,大多是武装抢劫船只事件。在28起事件中,有2起是海盗事件,26起是针对船只的武装抢劫事件。

报告发布之后,陈军所在的公司专门组织学习,尤其是远洋货船航线经过亚丁湾、索马里等海盗区域时,需要哪些必要的防范措施,海员们都经过系统培训。

远洋海员跑亚丁湾航线,都说总有一天会遇到海盗。陈军庆幸自己干海员五年了,苦点累些不算事,好在一直平平安安。没想到在当海员的第五年,他遇到海盗。

陈军以前工作的货船,满载货物后干舷为5米左右,海盗梯子钩住,几下就爬上来了。全船人遇到海盗并不是那么慌乱,也因为这是艘十万吨货轮,船长300余米,可装13000个集装箱,船舷约有8米左右,不易攀爬。海盗只能使用绳钩,海员们有足够的手段防范。

国外有些货轮,会配备持枪保卫人员。武器并不比海盗差,遇到海盗会发生激烈的战斗。他们有时抓到海盗,也拿海盗没有办法。海盗有一百种方法,证明自己不是海盗。眼看着打不过了,海盗把枪、火箭炮全扔海里,说自己是渔民,只能把他们放了。否则惹出国际纠纷,得不偿失。

按照公司培训的内容,只要怀疑对方是海盗,那么有一套紧急对应的系统。陈军看到驾驶台上的同事已经戴好头盔,穿好防弹衣。随后,陈军与同事一起将压缩空气炮装好,炮能打出绳网,距离可远至300米左右。

若是确定对方是海盗船,在靠近货船时,可发射绳网,海盗乘坐快艇的螺旋浆会被瞬间缠住,破坏海盗船,使其丧失追赶能力。货船装配的空气炮20秒射一发,只要把螺旋浆破坏掉,他们基本也不追了。

陈军听到水手长喊,别害怕海盗,这些混蛋若是躲过了空气炮,靠近了船,咱们还有电网,还有高压水枪。他们想上咱们的船,也没那么容易。

陈军所在的货船航速是18节,海盗的船航速是22节。海盗距离不到两海里之外,很快可以追上来。海盗凶残,若是前述的措施都挡不住,还有最后的手段。陈军表示,就算是海盗上来了,船长也可以发布命令,让轮机长把船停掉。别说海盗,船上除了轮机长和大管轮有技能启动一条船舶的主机,其他的人都不会。海盗开不走船,就要找海员。

这时候的海员们,按照预案,人已经进入了安全舱。具体的位置,全船只有船长知道,这将会是22名海员最后的避难场所。

远洋货轮大战海盗:煤油弹、空气炮、高压电网、秘密安全舱最多躲3天;被火箭炮瞄准,满船弹孔是常事-2.jpg



安全舱位置隐蔽,防御性极高。钢板厚,炸药都炸不开。从外面进不来,只有从内部打开才可进入。里面放置了大约可供全船海员五天食用的食品,包括水、应急的药品等等。供电、通风等全部使用独立通道,里面还有必不可少的配置,无线电通讯设施或者是卫星电话系统。

海盗开不走船,十万吨货轮动不了,海员便可向外界发出求救信号。安全舱的设计,足以支撑到救援力量的到来。安全舱的可靠性,也是经过海盗劫持案例证明可行,才得以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推广。

陈军所在远洋货轮的运气不错,遭遇海盗后不久,通过船上频道,接收到某国军舰的通讯呼叫,正在左前方约30海里之外。三艘小艇估计也收听到军舰的呼叫了。虽然已开到货船附近,但军舰就在不远处,他们不敢攻击。

最终,陈军亲眼看到,三艘小艇上的海盗,将火箭炮扛在肩膀上,冲着远洋货轮作出威胁的姿势之后,并没有开炮,而是转方向快速驶离货轮了。

陈军说:"遭遇海盗,只不过是海员在海上工作时,遇到危险中的一种,其实还有很多种危险,并不比海盗好对付。"

摇晃、呕吐和致命缆绳

张荣江第一次上船,一个月的时间,几乎吃什么吐什么。远洋货船伙食非常好,每天大鱼大肉,厨师换着花样做,意大利面、大龙虾。但所有的美食,都在风浪中被颠簸出来。

头晕,躺在床上,床倒是不小,宽1.5米,长1.8米,两个人一个房间,设备犹如三星级酒店。虽然住宿条件舒适,但遭遇大风大浪,人在船上天旋地转,也是一团糟。

浪把船头翘起来,船头向上,再来一个浪,船尾翘起来。十万吨远洋货轮,如同幼儿园里的翘翘板一样。在自然的巨大力量面前,张荣江时常感到恐惧。

胃习惯了风浪,身体还需要调整,晚上根本睡不好。货轮摇晃3度,桌子上的东西会移动,挂在墙上的月历美女会拍打墙壁。人躺在床上,左一点,右一点,摇摇床一样。

人睡不着,爬起来,找个东西靠一下,或者干脆把身体往墙上一贴。有个好处,往相反的方向摇晃,人不会动。但往另一个方向摇,人就惨了。还是老船员经验足,让张荣江找东西把自己固定住。

远洋货轮大战海盗:煤油弹、空气炮、高压电网、秘密安全舱最多躲3天;被火箭炮瞄准,满船弹孔是常事-3.jpg



比如背靠墙,一只脚顶在床边。又比如找根绑带把自己拴起来。实在摇的受不了,拿床被子去下面的机舱里睡。货船有个特点,越往上面,晃得越厉害。船长室在驾驶台下面,那是摇晃的重灾区。远洋海员有一句俗话"海员在船上有1001种危险",其中一个就是摇晃的危险。

一个浪拍过来,几十吨重,人只要擦着点,非死即伤。若是你运气好,没拍到你,浪回去了,也会把人带到海里。只要掉到海里,在风浪中施救,基本没有希望。

船遇风浪摇晃剧烈,海员若是疏忽,没有固定好门,水密门非常重,船一晃,门啪地关上,人刹那间便会被拍住。浪再大点,舱外无法工作,呆在室内吧,摇晃超过10度,桌子、墙壁上的东西飞过来,砸到身上任何一个地方,出点血受点伤是避免不了的。

浪再大,该吃的饭可以不吃,厨师到点还是要做饭。厨师做饭时,菜刀掉下来,脚切了,感染受伤死亡的事例并不少见。一点点的小伤,在船上就是大事。最可怕的就是伤病了,一个普通的阑尾炎,在船上就很危险。

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会造成损失。比如,船靠岸,要有缆绳,常理去想,一条缆绳有什么危险呢?还别说,真有要命的时候。再怎么粗的缆绳,相对船如同一条头发丝。缆绳受力很紧,拴十万吨货轮,紧硬如铁。船靠岸,风在吹,缆绳受力有可能会断掉,若意外打到人,生还的可能性是零。

远洋货轮大战海盗:煤油弹、空气炮、高压电网、秘密安全舱最多躲3天;被火箭炮瞄准,满船弹孔是常事-4.jpg



货至岸边,卸船了。货舱空了,船向上浮。潮水涨起来了,船向上升,缆绳若操作不当,会瞬间断掉。还有货轮离港,拖轮去拉,缆绳更是随时会断掉。直径20多厘米的缆绳,比小腿都要粗,啪地一声缆绳绞断。海员的站位若不对,被缆绳扫到的可能性极大,而被扫到就会有生命危险。

货船有许多封闭舱存放货物,有些特殊货舱需要与外界隔离。比如危险品,不能与空气接触。进封闭舱作业检查,舱内大量的二氧化碳,若是没有做好通风准备,晕倒的可能性极高。

不起眼的事物,在陆地寻常可见的东西,在远洋货轮上便是致命"武器"。灯炮有什么危险?一个灯炮没换,短路着火,引发火灾,一艘巨轮沉没于大洋。海员王强说:"别以为船在海里,就容易灭火,实际上海洋上的火灾非常可怕。因火灾引发沉没的事故,并不少见。"

"妖风"

船在海上,一望无际,给人的感觉是怎么开也不会出事。但在船上工作的人,知道此事的危险。白天航行,夜晚也不能停船休息。凌晨了,困劲上来,驾驶员一看舱外,夜星之下大海大洋,没有其他货船。眯一会儿吧,结果两条货船撞在一起了。

王强说:"听着不可思议,你睡,对方的船也睡吗?可这是真事,等看到船了,再想躲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撞上去。"

远洋海员们口中的"1001种危险",是说海员工作危险性高,每一个环节稍有疏忽,就可能致命。

大风大浪经历的多了,张荣江反而有时不太习惯船的平静。怎么这么安逸?感觉特别奇怪,会害怕。风浪与平静间的落差,只有常年漂在海上的人才能敏锐地察觉,陆地上的人感受不到。

风平浪静,表面看着没事,其实暗藏危险。远洋海员常讲,风有真风、"妖风"之说。大自然给的风,叫真风。另一种则是"妖风"(指风吹到船上感觉到的风力)。比如,船的航速是15节,风的速度也是15节。货轮和风保持速度一致,海员的感觉是没有风。货船一旦转向,风便会很大,这种突如其来的风就是船员口中的"妖风"。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妖风强大,唰地一下就能把人吹下船去。

海员不慎掉落大洋,获救的可能性极低。十万吨巨轮,不是说停就可以停下来,救援最短也需要一个小时时间准备。一个小时过去了,洋流流向不定,海上一望几十海里,人如芝麻一点大,早就不知随着洋流飘向何处了。

王强曾工作过的一艘国外的货轮,一个海员晚上出来抽烟,被风吹落于海。第二天天亮了,找不到人,最后通过监控才发现被风吹落入海身亡。

封闭

在远洋货轮工作,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有时会致人于危险境地。王强说:"封闭的环境,对海员是一种考验。如果你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我要和你工作九个月,面对21张面孔。在海上的时间越久,一些小事也会吵起架来,心理素质差的人,甚至会因此发展到伤人的境地。"

一些船员下了班,没事干,无聊,喝酒、抽烟、打牌,不像在陆地,看见你不爽,大不了不见你。但在远洋货船上,就这么些人,一个事出来,全船的人都知道了。

一屋子人吃饭,心里不知为什么烦,听到那边吃饭出声,就开始说:你吃东西能不能别吧唧嘴啊?这边一听,啥?这关你屁事!声音越来越大,这边自然生气,两下里先吵,从吧唧嘴说到睡觉打呼噜,再从打呼噜到言语攻击。接下来就是动手打架了。

打得厉害了,能发展到拿刀砍人,再严重,人可能直接被丢进海里。茫茫大海,一眼百里,看不见陆地,更没有船舶经过。海员会游泳,体力好的,游几十海里到极限了。海水的温度又低,撑不了多久,有死无生。

远洋货轮大战海盗:煤油弹、空气炮、高压电网、秘密安全舱最多躲3天;被火箭炮瞄准,满船弹孔是常事-5.jpg



王强在另一艘船上,曾经亲身经历过一件事。两个人夜间值班,凌晨三点钟左右,肚子饿了,找来两包方便包煮了吃了。第二天,船长发现有方便面袋子丢在舱里,调料袋扔了一桌子。船长生了气,全体集合开会。

船长会上讲了,这个点值班的人,就你们两个人,说出来,谁吃了。吃了也就算了,为什么不收拾干净?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个人谁也不承认。船长说,你们既然谁也不承认,就自己解决,总之,这个事要有个结果。

船长走了,两个人互相埋怨,最终都被罚了款。这件事情过去了很久,王强都已经在另一艘船上工作了,突然听到消息,其中一个人被刀捅伤了,伤他的人,正是被罚款的另一个人。

封闭的条件下,一件小事,就能让人埋下怨恨的种子。或许当时没有爆发,但会积蓄下来,这些小事多了,会让人失去理智,像定时炸弹一样,如果没有得到好的心理疏导,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孤独

汪洋大海,孤船航行。天地之间,唯有一船二十余人,在船上,干活干久了,谁都感觉自己是大爷。王强说:"内心压抑,但表现出来很狂妄。哪天不想对着你笑了,见了面,我打凳子,敲桌子,谁也管不了我。这个时候心理可能出现问题了,谁也不在乎。谁管他,他就敢动刀子。"

正因为海员长期海上作业,24小时在船上,一些海员屡屡出现心理问题。为此,很多远洋货船都配备了娱乐设施,健身房、卡拉OK、影视厅等等,就是让人的情绪有个释放的出口。但一些海员不去这些地方,慢慢地自己憋住了,对谁也不满,感觉谁也在针对他;发泄出来,就是找人打架、闹事。

张荣江每次在船上工作四至六个月左右,一天工作八小时,其余的时间,就归他个人支配。他调整心理的方式,是看电影、拍照片、读些关于心理疏导方面的图书。

远洋环境下的海上运输业,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远洋运输业的海员群体与其他职业相比,面临着更多的风险。中国国内约有70万海员,因职业危险性,流动性较高,许多海员工作5至10年便转行不干了。

工资过万的平均收入,虽然职业危险,也使得为了收入上船,成为海员职业的普遍现象。有些是家庭巨大的压力,王强的同事中,几乎家里都不是特别富裕,为了生计烦恼。平时都藏着,压力大到无法承受,海员们对着大海会放声大哭。

王强说:"我的一个好朋友,30岁,家里的顶梁柱,有一天晚上,突然就大哭起来。"

看着他哭,王强无能为力,一问才知道:孩子生病住院,王强的朋友除了等工资发放打回家里,什么也做不了。人在海里,没有信号,家里联系不上。有信号了,联系家里人,紧着用钱,到处借遍了,赶快把钱打到银行卡里。钱打过去了,但一切都晚了。人走掉了。

王强说:"他真的很努力了,但他想照顾的人还是走掉了。这种事情发生在海员身上,会丧失内心的支撑,整个人瞬间就垮了。你能想象那个场景吗?大海里的一艘船,船上有一个男人,刚刚失去了他的亲人。他一直在喊,明明能够救他的,嗓子都喊哑了。"

王强看到同事哭,自己心里也心酸。劝,没法劝,不设身处地,不知悲自何来。

每一个海员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张荣江一开始并不想做海员,他报考飞行员,但成绩不理想。他的一个朋友讲,别当飞行员了,海员收入高,比你打工肯定要强很多。

海员是什么工作?张荣江不了解,上网先查收入几何,还不错,收入超过其他行业至少三倍以上。管吃管喝管住宿,吃的是海鱼龙虾,住的与宾馆相仿。只是辛苦些,但什么工作不辛苦呢?思来想去,张荣江心动了,考了专门的学校,毕业之后,直接上了一条跑北美航线的远洋货轮。

先实习,六个月期满之后,张荣江上船了。4个月的时间,张荣江在远洋货船上度过。一万海里的航程,上船的新鲜感逐渐淡去。孤独、寂寞,这些情绪都好说。唯一最痛苦的,是想家里的亲人。

平时还好,若是遇到春节假期,思乡之情更盛。张荣江做海员以来,有一次,大年三十除夕夜,远洋货船正在美国的查尔斯港。张荣江值班卸货。美国时间要比中国晚12个小时,张荣江不时在手机里看着微信群里的家人,拜年、发红包,每一条消息他都不愿放过。

货物卸完了,张荣江累得筋软身疲,跨年了,他煮了一包泡面,加了根火腿肠。正吃着,手机一响,是父亲打来的微信视频。他把泡面藏在镜头之外,点开视频,家里面亲人团聚,美食美酒,杯盘碗筷摆满一桌。

那一天的气温很低,美国这边是白天,中国是夜晚。张荣江说:"在一万海里以外,我才知道家对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和父母说一声春节愉快,这份祝福竟那么难得。"

(应受访者要求,陈军、王强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5

homedo 发表于 2021-4-23 21: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70年耀华号,装截铁路修建物资到坦桑尼亚,船上是装备高射机枪,和轻兵器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0cxc1ae60 发表于 2021-4-23 21: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盗没遇上过,在莫桑比克遇到过反政府武装,平常都是电视上看到,真到身临其境那不怕是假的,但是怕也没用,只能硬着头皮过,我们莫桑比克贝拉市押运三辆轿车到首都马普托,路上有1300多公里,其中有300多公里是反政府武装盘踞的地盘,路上到处挖的都是坑,政府军把民用车组成车队,间隔100米左右夹一辆军车,车上架着机枪,有人抗着火箭筒,个个神情严峻,开到路途一半时我们的黑人司机加快车速超过军车,那个车有多快跑多快,关键是路不好,司机跑到200时速,我提醒黑人不能在跑了慢点,这样车翻了命也没了,从那一趟以后再也不押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苏贝贝 发表于 2021-4-23 21: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一年就给海盗打交道了,什么场面都见过。每航次过海盗区都要防海盗。但大多数不会有事。你18节航速的船,航行中还能钓鱼?知道不,航速大于10节就算钓到了,也立马把嘴拖烂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kistemynek 发表于 2021-4-23 21: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摇晃3度桌子上的东西是不会动的,这算是最舒服的时候,10度也不会有东西飞过来砸你,30度时房间里的东西像潮水一样呼啦啦涌到一遍,再呼啦啦到另一边,人在床上躺不住。写得还算真实。下个月要经过索马里去红海,祝自己和全船人好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fbvukud08 发表于 2021-4-23 21: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写的真实动人,让大家了解船员的辛苦和感受。给此文章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fang185101442 发表于 2021-4-23 21: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海钓只能在抛锚或靠泊时才能钓?,航行时是不可能钓鱼的。更何况还是在亚丁湾海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 发表于 2021-4-23 21: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26年的船员了,就盼着把我们列为特殊工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

帖子10931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