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

[复制链接]
集装箱创新者 发表于 2021-5-21 20: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我很喜欢那大草原

北京城里我看不见

我很喜欢骑着马儿跑

我不喜欢挤大公交

……

我想一路开到珠穆朗玛

可万一可万一她可怎么办

……

曾经有人说有时间没有钱

他也曾说过有了钱却没时间

每当身陷都市丛林的牢笼,就喜欢单曲循环郝云这首《卖艺的小青年》,伴着欢乐的三弦儿和悠扬的马头琴,朴素的大实话唱着普通人对远方的向往,和被柴米油盐牵绊的无奈。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jpg


当房车日渐融入寻常生活,这种纠结就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缓解。尤其是当中国房车行业也进入“中国设计”的纪元,我们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订制酷炫、实用、高性价比的房车,载着家去远方,到旷野上开Party,循着风景和心境的流动,随时随地变换主题,将“在路上”、“永远热泪盈眶”的宣言变现为实实在在的生活。

今年春天横空出世的游牧者房车,其开山之作以五十铃D-MAX皮卡底盘搭载2.5L柴油发动机,造型酷炫如钢铁侠,颜色大胆到无法无天,从耀目香槟金到不羁小粉红,天生就是为心不老的真朋克量身定做的。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2.jpg


这个中国房车行业最朋克的年轻品牌,创始人是两位来自于呼伦贝尔大草原的85后小伙子,他们自小对“房”与“车”的认知,就是逐水草而居的蒙古包和勒勒车,长大了闯荡京城,依旧难舍骨子里的天地自然、四季轮回,于是以苹果的匠心和小米的性价比造出游牧者房车,只为新世代游牧者们在城市和草原间自在迁徙。

游牧者房车生活样本的第一笔路书,写在了它的故乡、游牧民族的摇篮——呼伦贝尔。十几个各怀绝技的“顽主”,开上五色房车、一辆皮卡,带上一应生活补给,从北京出发,走赤峰、通辽,经乌兰浩特,从阿尔山逾越大兴安岭的火山森林,逐渐深入游牧民族世居的草原腹地。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3.jpg


1、中蒙边境贝尔湖:星空下的无国界料理

游牧者真正意义上安营扎寨的第一站是贝尔湖。

“呼伦贝尔”这个名字就是取自呼伦湖和贝尔湖。

呼伦湖是中国第五大淡水湖,也叫达赉湖,蒙语发音是“达赉诺尔”,意为“海一样的湖泊”,“呼伦”是由蒙古语“哈溜”音转而来,意为“水獭”,因为古代生产水獭而得名。

“贝尔”蒙语意为“雄水獭”,贝尔湖比呼伦湖面积小得多,但不同的是,它的大部分水域属于蒙古国,只有一小部分属于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贝尔湖景区就位于边境线铁丝网里,距离贝尔苏木18公里,景区只有一处住宿接待点,有木屋酒店,也有正在建设的房车营地。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4.jpg


车队抵达贝尔湖景区时已是深夜,我因为身体小恙,违规躺在小粉比家里1850mm*2150mm的大床上睡得正沉,平稳行驶时相安无事,不知不觉间颠了起来,眼看就要变飞饼,我急中生智抓起用来固定可升降车顶帐篷的绑带,一边享受着这车载马杀鸡,一边继续做梦。第二天白天一看,好嘛,敢情我们是趟着月球表面来的。

时值暑热最后的疯狂反扑,正午最高温超过40摄氏度,据说已经达到了当地历史最高温,一猛子扎进湖里,水还是透心儿凉。这湖盛产鱼虾,我们到达的半夜被招待了一顿全鱼宴,但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早点配馒头的小菜是百分百足料虾酱。

今年呼伦贝尔草原遭遇旱灾,在贝尔湖已见端倪。我们选择了一处水草丰美的湖边高地扎营,在夕阳西下前,开始准备无国界料理Dinner。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5.jpg


料理界一直有个屡试不爽的真理:厨师精气神儿是食物的灵魂。两位Chef原本都是不羁的乐手:

多杰,85后,玩儿过音乐,开过餐厅,做过酒吧,当过摄影师,做过背包客,旅居西藏多年,近几年去印度比回山东老家的次数多。出生于传统餐饮行业世家,又在长期旅行中习得了世界各地的美食风味,练就了一身无国界料理的好厨艺。今年春天,在北京东城的一座四合院儿里开了一处传播藏文化的Studio,偶尔玩玩儿定制私厨,没想到大受欢迎,不少明星都成了他的座上宾。大鹏和金锐来吃过一回,就拜倒在他的黑围裙下,力邀他来做游牧者在路上的音乐料理师。

Michael 董,血统纯真的老北京旗人,主业DJ,各大音乐节常客,闲来无事就跟好友多杰一起做做饭,灶前舞刀弄菜姿态极美,盖因常年把玩DJ控制器之故。综艺感爆棚,内心充满爱与和平。

这样两位朋克青年出品的无国界料理,自然也被注入了音乐的呼吸,有爽脆的节奏,也有绵长的余音。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6.jpg


主菜是三种摆盘的水煮羊肉:羊蝎子、清水羊小排以及典型的无国界料理手抓羊肉——出锅时撒上欧芹碎和干薄荷碎,草香的青葱衬托草原羊肉的鲜嫩,仅需佐以海盐调味,美食不问菜系,好吃足矣。

车载专业炉灶,在苍茫旷野亦可烹饪大盘鸡、红烧鱼等传统大菜。而再家常不过的糖拌西红柿,两Chef巧用霜糖,制造出既是开胃菜也是甜品的两吃路菜,很快被一抢而光。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7.jpg


再加上红酒,这一餐的格调完全不输许多海滨度假胜地的五星级酒店西餐厅,把习惯了飞机酒店加私人伴游式旅行的城里人们醉得完全解放天性,打起手鼓弹起尤克里里,高唱《呼伦贝尔大草原》pk《鸿雁》到群魔乱舞,蒙古摔跤配二人转,DJ Michael 特调制呼麦京剧电子舞曲,用借自边防哨所的塑料音响功放出谜之嗨爆的音浪……心打开,没有什么不可以。

当热烈渐渐消弭,这国境之北恢复原本的寂静,人们不约而同把目光转向头顶的星空。关了灯,躺在草原上,银河低垂,细浪盈耳,清风拂面,谁还要拍什么星轨大片儿啊!其实我们跑得那么远,那么累,不过就是为了有这么一个瞬间,像小时候一样,身贴原野,望着这么近那么远的星星,说说傻话,眨眨眼睛。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8.jpg


2、扎赉诺尔:远古的下酒,“草原三样儿”涮肉

第二处露营地在扎赉诺尔。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9.jpg


扎赉诺尔原音为“达赉诺尔”,蒙古语意为“海一样的湖泊”,没错儿,就是前面提到的“呼伦贝尔”的由来之一——达赉湖(呼伦湖)。清末俄国人承修东清铁路在定站名时将其误读为“扎赉诺尔”,之后就以讹传讹流传了下来。

从行政区划上来讲,扎赉诺尔是呼伦贝尔市直辖的一个区,简称“扎区”,位于满洲里市区东南29公里,由满洲里市代管;从区位经济上讲,扎区是“一座因煤矿而兴的工矿城市”,如今被定位为满洲里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的“建设能源开发转化基地”。

往前追溯11000 年,这里已经是远古人类的栖息地。自1933年起,扎赉诺尔矿区陆续出土了16件古人类头骨,经鉴定为旧石器时代末期至中石器时代初期的人类化石,属于形成中的蒙古人,考古学上称为“扎赉诺尔人”。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0.jpg


再往前追溯到冰川时代,这片土地上还活跃着另一种生物——猛犸象,它们和古人类愉快地做了300 万年邻居,直到有一天人类突然开了挂,学会了用火,开始把矛头指向了这些人畜无害以草木为食的大家伙,吃它们的肉充饥,用它们的皮毛御寒,加之不幸赶上地球气候变暖,猛犸象惨遭灭种。如今,我们只能在内蒙古博物院瞻仰猛犸象的化石,这具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一具古象标本,就出土于扎赉诺尔矿区。

一万年前原始物种之间的爱恨情仇早已成为风化,我们抵达这片土地的那个半夜,只感受到了巨大的风,和贝尔湖陡然下降了20摄氏度的气温。幸好,我们可以穿上羽绒服,吃上热腾呼啦的涮羊肉和刚出锅的布里亚特包子,然后钻进房车里爬上大床,任凭外面七级大风,兀自睡成死猪。幸福感爆棚之际,我只想感谢祖先,当初机智地走上了食物链顶端。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1.jpg


我们扎营的确切地点距离扎区城区还有几公里,就在301国道旁的草原上,那儿集中着好几家牧户游的蒙古包,其中一家叫“阿木尔”,是曾经北漂过的海拉尔青年那日开的,他的合伙人——也就是这片草场的男主人、一位不大会说普通话的蒙古大哥,做的布里亚特包子特别好吃。可惜还没来得跟他们细聊,甚至没来得及问大哥的名字——刚到那天的半夜,填饱肚子就睡了,完全没精力好好回应大哥的敬酒,尽管他握手时特别真诚用力,而第二天,他们就回海拉尔喝喜酒去了。

第二天的日出有些冷漠,所幸朝霞是美的。大风依旧,直到下午才稍稍平息,我们得以悠哉地在草原上吃铜锅涮肉,牛羊肉都是两位Chef鲜切的,蘸料“草原三样儿”是他们根据前一晚吃的本地款改良的。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2.jpg


这个下午,队伍中又加入了海拉尔直播达人“草原尤克里里哥”,他用一把简单欢乐的小琴弹遍悲欢离合,尤其喜欢单曲循环海拉尔本土乐队铁二流的《远方》:

“让我走吧,

离开这寒冷的海拉尔,

用年华代替迷茫,

让我用疯狂形容这满天的雪花,

心系着远方,

想象你的模样…… ”

唱罢一口海拉尔啤酒下肚,管它夕阳燃烧离别多少场。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3.jpg


3、额尔古纳河右岸:作个闲人,割腥啖膻赏风月

今夏呼伦贝尔上亿亩草场遭遇旱灾,途经的新巴尔虎左右两旗草原堪称青黄不接,从满洲里开始沿边防公路向东北方向行驶,进入额尔古纳河流域,才开始出现大草原应有的绿意。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4.jpg


额尔古纳河的上游为发源于大兴安岭西侧吉勒老奇山西坡的海拉尔河,流至阿巴该山始称额尔古纳河,流至与黑龙江省漠河县相邻的恩和哈达镇时,与流经俄罗斯境内的石勒喀河汇合,再向东流淌便以黑龙江为名,俄语称为阿穆尔河。公元16世纪末,一纸《中俄尼布楚条约》将额尔古纳河左岸划归沙俄,这条河至今一直作为中俄界河。

作为中国四大河流、世界十大河流之一的黑龙江的南源,额尔古纳河汇集了1800多条大小河流,滋养了总面积达12.6万公顷的“亚洲第一湿地”,沿岸自然风貌以黑山头为界,上游草原水草丰美,下游峡谷森林茂密。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是蒙古族的龙兴之地,“蒙兀室韦”(今简称“室韦镇”)被认为是“蒙古”这个名称见诸史书的最早记录——关于蒙古族源的创世纪传说“化铁出山”就出自这里:蒙古人先祖砍倒森林燃起大火,高山化0为铁水,人们铸造工具和弓箭,开路出山,在呼伦贝尔草原上驯养最强武器蒙古马,最终成为改写人类历史的最强战斗民族。在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国之前,额尔古纳河地区一直就是其母氏弘吉剌部的游牧地,13世纪中成为其大弟弟哈萨尔的封地。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5.jpg


金戈铁马俱往矣,而今只落得一个个路牌上拗口的汉译地名,成为导游口中的传奇,游客镜头里的风景。

游牧者安营扎寨的第三站,就在蒙古族发源的重要历史地标——黑山头(现有辽代古城遗址存世,还出土了诸多元代文物)。自《中俄尼布楚条约》签定后,清政府就在额尔古纳河设置了诸多卡伦(哨所),其中三卡、四卡、五卡、六卡均在黑山头境内,摄影发烧友的梦中胜景——卡线,说的就是连接这些卡伦的边防小路,路窄坑多,只适合越野车。

最初为戍边而设的军事哨所,并没有能阻止300年来两岸的民间通婚,额尔古纳河右岸几个颇具异域风情的俄罗斯民族乡,黑山头就是其中一个。作为国家一类陆路口岸,每年都有大量中国制造的产品通过这里走进俄罗斯人民的生活。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6.jpg


黑山头的湿地风光比室韦和拉布大林更少人为干预,比卡线路况好,新规划的景区就离镇子5公里处,恰到好处地保持着纯然原始的风貌(目前不收门票),建在湿地丛林里的木屋度假酒店和俄餐厅已经开始营业,自驾车营地也已投入使用,据说还有集装箱酒店和民宿将陆续开业,我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拉上方圆五里能请到的所有人,一起开BBQ篝火趴。一番怀古钩沉,终究往事如烟,调酒,熏肉,喜作闲人,风月无边。

在额尔古纳市行政中心拉布大林镇吃过早餐,经过蒙古马最优秀的培育品种——三河马的故乡三河回族乡,在原始纯种白桦林吸足浪漫的氧气,我们沿着额尔古纳河的重要支流——根河切割而成的山间峡谷,前往根河源国家湿地公园房车营地,因遭遇碎石滑坡导致的交通管制,索性选择一处清幽的河湾扎营,在回城前的最后一晚放肆撒野:戏水,洗菜,熬红酱炒意面,煎牛排煮浓汤,劈柴,生火,弹着琴再合唱十几遍《远方》。当太阳照常升起,彻底清理残火和垃圾再走,除了歌声和车辙什么也不留。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7.jpg


尾声:

陈巴尔虎草原上有条著名的“玉娇龙”——莫日格勒河,前两年因为《爸爸去哪儿》爆红,那年雨顺,风吹绿草遍地花,成为全国人民心中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标准形象。然而,今年旱灾肆虐,娇龙憔悴,草原枯槁,除了撒泡尿,完全无能为力。心疼。

回到海拉尔,和游牧者团队的本地小伙伴一起逛,他童年记忆里最好吃的友谊商场超市依旧色香味具全,但还是去老旧的胜利市场买了牛肉干奶皮子当手信,要问海拉尔涮羊肉哪家强?小伙伴家!呃~不过,自用。趁立秋刚过,披上外套去哈萨尔大桥下吹风,还能勉强抓住《往日时光》里唱的“伊敏河旁温柔的夏夜”的尾巴梢。离开前的早上,去小伙伴妈妈的早食堂吃两个角瓜鸡蛋馅儿大包子,圆满。
开着最朋克的房车,重返游牧者的摇篮,我很喜欢那大草原-18.jpg


后记:

回到北京闷热的灰霾黄昏,堵在顺义进城方向的路上,我吃着拉布大林刘季面包店限时供应的小列巴,开始想念“寒冷的海拉尔”。

记得《中国国家地理》主编单之蔷老师在2012年10月特刊《内蒙古专辑》的卷首语中写道:“草原根本不像城里人想象的那样,是美和浪漫的象征。恰恰相反,草原在生物学上的意义是生存之艰难。”

每一次深入草原腹地,我都会对这种说法更加感同身受。于是更加敬佩世代游牧狩猎的民族,他们亲吻着草原和森林生活,为此付出辛苦、忍受孤独,也因此收获更辽阔的自由。所以,游牧,是一种瘾,只有真正的游牧者能懂。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露营文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集装箱之家是国内最专业的集装箱建筑门户网站,是专业的规划、设计、制造、施工一体化服务平台(建成产品包括集装箱酒店、集装箱别墅、集装箱商业等)
关注我们
  • App下载

  • 扫描微信二维码

Powered by MyContainers! © 2008-2018 ArchNet Inc.( ICP16011403 )